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總之就是DOCTOR跟ROSE啦...不要拆散他們兩個...(哭死
2015-12-01  

【神秘博士】Trying to love you forever.(Part 17)Ten/Rose

By殺樂



  追蹤器接上TARDIS之後發出了頗為強烈的信號,定位蘿絲的所在幾乎不再是無法解決的問題了。然後呢?最大的難題在於這台TARDIS有本事在根本不可能有辦法移動的真空間中移動自己的位置抵達蘿絲所在的位置嗎?博士心理無底的把唇給抿成一條線。「這真的完全無法改變嗎?『無』的事實。」博士嘆了口氣這麼問道。他轉頭望著坐在階梯上的蘿絲-TARDIS,同時想像著蘿絲本人所處的永恆暗。

  TARDIS看起來就不如他那般緊張,畢竟於她來說他此時急迫著想要找到的人跟她只不過是長相有所關聯罷了,她可以說是毫不在乎。

  但顯然她是想要幫他的,基於什麼理由他完全不曉得。「我不清楚。」蘿絲-TARDIS把自己的手頂在下巴上面,挑了挑眉毛做著思考的動作。連這點也都跟蘿絲非常的相似,博士不確定是在他的記憶當中細緻的觀察著蘿絲並將蘿絲深刻的記在自己腦袋裡已經是某種反射動作了還是什麼,她的確模仿著蘿絲模仿得相當的無懈可擊。

  「我是說,這本來就是一個『事實』了,關於真空間等於『無』。」蘿絲若有所思的回答,她還在轉動她的腦袋,所以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兒飄忽不定──即使她現在說出口的話聽起來是沒有商量餘地的──她說話的方式感覺是半成的不把握,卻仍然也還有能令人萌生一絲絲希望的半成的把握。「但是……誰知道呢?它能夠被打開、裡面的東西可以出去、外面的東西可以進來,從這點上來看它就不是個『無』了呀。你瞧瞧,博士,你還掉到了我身上來。」

  這的確是個可以被反轉的「事實」。所以「無」對真空間來說只是一個「原則」嗎?在其上面它能夠做出更多的變動?

  那麼打一開始肯定有更多待在真空間裡面的人會想到辦法並且成功穿越真空間離開這鬼地方──他的意思是,他從來也沒聽說過宇宙中有生物有辦法在進入真空間之後又成功打破真空間逃過一劫免於被黑暗吞沒的命運。博士揉揉頭髮,他又再吐了一口氣出來,不知何時,蘿絲-TARDIS來到了他身邊,她凝視著他的眉心,「你容易面向絕望那兒,博士。」

  「我不覺得此時此刻討論這件事是有必要的。」博士不耐煩的揮揮手,與方才才跟她兩人可憐兮兮又孤獨只想找個能夠倚靠的肩膀與懷抱來安撫自己的脆弱博士相去甚遠,他看起來像是振作了,又像是再掉進了另一個罪惡的深淵中不願意讓任何人碰觸他的那等冷淡。

  蘿絲碰碰他的肩膀,「我希望我能幫助你,博士。我能看出那女孩──你的人類女孩──於你來說有多麼的重要。她幾乎完整的塑造了這個重生了的你的……大部分人性與仁慈。你與她的相遇是這個時候的你,抑是上一個你?」

  博士狐疑的望著她,這對她來說又有什麼關係了?「上一個我……妳能判斷出我是否重生過?」

  「我能聞得出來。」蘿絲甜美的笑了笑,她的笑容再度讓博士覺得她捉摸不透、彷彿她在這兒,卻又不在這兒,她魂不守舍;她瞅著他,視野所及之處又彷彿是放遠在更遙遠之地。他不知道……她看起來再度悲傷著。

  「你身上的能量聞起來很年輕,雖然……少了一些,它們正在被補充著。」

  「好吧。但我還是看不出來這樣的話題有必要占用到我拯救蘿絲的重要思考時間。」博士很快地轉開了雙眼。他無法去正視那樣子的蘿絲,他也許會想抗議:別用那張臉擺出那樣的表情!它們使他心碎。但是他能說什麼?他看不慣蘿絲的悲傷,所以他就不允許蘿絲露出那樣的表情?若哪時蘿絲真的傷心到了極致,難不成他避而不見、不去正視,它就會消失嗎?他極力的在避免蘿絲遭遇到會令她產生那樣情感的事件,即便是她父親的死也相同。

  不……現在他有點感情用事了。因為她的臉是蘿絲、她身心靈都是拷貝蘿絲而現,她的確不是蘿絲本人──但她還是「蘿絲‧泰勒」。

  「我只想知道你有多重視她,這樣我才能衡量我該為你與你的女孩出多少力。」蘿絲低聲的說,博士能聽出她嗓音上的轉變。她不再微笑、不再嘗試跟他如蘿絲般談天、偷懶或者調情打鬧;她變成了另外一種東西,像是?

  經歷豐富、成熟冷靜又充滿著致命魅力的蘿絲‧泰勒。

  「什麼?」博士甚至沒能立刻回過神,他那全宇宙最精打細算、思想最快、最聰明的腦袋還在一連串蘿絲-TARDIS的問答中徘徊不定,她的手輕輕的貼在了他的後背,從她手掌與他棕色大衣的接觸面傳進他體內是一股充滿溫暖與安心、欣慰與懷念、痛苦卻又交織著幸福與龐大的愛的時間能量,它們蜂擁而至進入他衰弱的細胞中逐漸填滿空缺;它們像是一種無處發洩的愛戀只想找地方傾倒、釋放,它們湧進了博士的心中,幾乎使博士的兩顆心臟在這洶湧的潮流中迷失自我忘卻跳動。

  ──我愛你,從宇宙的起初至末後。

  混沌不清的神智中博士宛如聽見蘿絲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輕柔的一聲又一聲呼喚、傾訴愛意,他為此臉紅心跳;縱然那些話未能被填上相對的受詞,但他就是在話語的呢喃流淌心裡的那一剎那明確知曉那些話都是對著他說的。她親暱的嘴唇緊貼著他的耳朵、她的呼吸吹拂在他的耳廓上,她正滿臉笑容,並且臉頰上淌著淚水。

  「蘿絲……?」

  博士並不明白為什麼這些畫面、感受會魚貫鑽入他的腦袋,它們明顯是蘿絲-TARDIS的意識,或是記憶,它們不該──如此真實的紀錄著蘿絲滿溢的美好。它們使他的眼流下了淚水,它們使他的身心為之顫抖。他雙腳一軟,趕緊伸出兩隻手撐住TARDIS的控制台以防自己往後栽倒。蘿絲-TARDIS的手還是觸摸著他,然後她另外一隻手向前探出,放在了控制台上博士擺著的蘿絲追蹤儀器。

  下一秒,博士只感覺天旋地轉、腦袋一空、眼前一黑,他跌入了無盡的黑夜當中。

  ***

  「我的天!妳嚇死我們了!」蘿絲驚恐的用她唯一的一隻手摟住還是在拼命大哭的多娜芬,她一直嘗試以她認為最溫和最可愛的聲線要安撫多娜芬,她甚至用她也還噙著淚水的大眼狠瞪了呆站在她們兩位女性面前的菲斯坦特根,他看起來比她被嚇得還要更大。「嘿、出個手,木頭人。」蘿絲不禁罵道,還連帶出腳踢了踢高個子東方人的脛骨,「這是用人類的方式安撫就好了呢?還是你們賽爾人有什麼不一樣的點子?」

  「我怎麼知道?我看起來像是個身經百戰最高保母級別的賽爾人嗎?」回過神來的菲斯坦特根看起來似乎是想要躲避這他完全無從下手去解決的狀況,他很不高興蘿絲調侃了他。他挪移著自己的腳步,「這是你們女人的事。我的意思是,我不懂的怎麼安慰人。」

  「我看起來就很會了?」蘿絲氣急敗壞的說道,「你說她從來不會發出聲音的,這是個無解的謎──今天它被破解了,怎麼會?」

  「也許她就是想要說話了?我怎麼知道?」菲斯坦特根再度複誦了一遍自己的無能為力與不願相救,他也瞪著她,不甘示弱的,「我只是看她可憐所以撿了她,然後她就跟我一起被該死的博士丟進真空間來,我看起來像是很了解她嗎?」

  菲斯坦特根如此說道倒是讓蘿絲搞清楚了他們進來到這個地方所流失的時間並沒有很多。

  東方男人死皺著眉頭。他們還在討論相當嚴肅的話題,然後這女孩就用最猛烈的方式打斷了這一場對話。他也許該說聲謝謝,他才不要再跟蘿絲‧泰勒解釋一大堆有關時間或者空間還是什麼鬼玩意兒,當然現在的情況真的也沒有比剛才那還好到哪裡去,多娜芬的尖叫聲可以把他的耳膜給弄破。

  蘿絲無可奈何的蹲下腳終於是把多娜芬給湧入了懷中,任由她把眼淚灑在自己的衣服上面。

  「多娜芬,不哭喔……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她是被妳給弄哭的。」菲斯坦特根這麼說,而且他用很不可思議的眼神瞧著蘿絲,她的耳朵竟然靠近了多娜芬?

  蘿絲怎麼樣聽都只判斷他不過是想要推卸責任好完美脫身。這會蘿絲幾乎是一肚子氣,她還沒來得及反駁,菲斯坦特根再繼續說下去:「妳說妳是時間領主,妳卻又不像是時間領主。妳像是……另外一種異端物。妳眼睛裡的,那個,它擁有連妳也無法想像的能力能夠撼動任何一件事物。」

  人類女孩翻翻白眼。他再度提及了這件事情。不是說她就不好奇跟博士的旅行中在她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極為不尋常的事件──她遇到過博士上個夥伴,莎拉‧簡看起來就很正常啊。

  「你聽好,我現在一點也不在乎我體內的『那個東西』!我──」

  「碰!」的一聲巨響是第二次嚇得他們都跳起來的噪音。他們彼此面面相覷,還是菲斯坦特根率先回過了神。「真是又一個新事件。」菲斯坦特根道。接著他用非常快的速度從船艦控室拔腿往前方、可以看見船艦寬敞甲板的看台衝去,蘿絲很快也站起身擦擦自己的眼睛、牽著還啜泣不已的多娜芬向前跑了。

  於是他們都看見了模樣奇怪、有點兒像是小型行動廁所、可是用木板建造起來的建築安穩的停泊在了船上,好似這很稀鬆平常、沒什麼大不了,就該有東西在那兒迫降一樣。

  「見鬼了,先是妳然後是它?這是什麼?真空間垃圾大放送嗎?」菲斯坦特根不耐煩的低罵道。蘿絲懶得再理菲斯坦特根幼稚的想要回嘲弄她。她希望這是他獨特的敞開心扉……他看起來有人情味、自然的多。

  蘿絲伸長脖子想看更清楚那是什麼東西,接著廁所的門突然被打了開來,一個長相與她完全相仿、髮型是大波浪長髮,又看起來更年長一點的蘿絲‧泰勒從門內側走了出來──她覺得那個女人似曾相似,而這錯覺並不是因為她長得跟她一模一樣,前不久她見過她?──第二個蘿絲抬起頭,好像她早就知道他們在那兒,她笑笑的朝他們揮揮手:「嗨囉。」

  菲斯坦特根像活見鬼了一樣的一直瞪著在他身邊的她,她則是一直盯著另外一個自己。



他們終於碰面了!為了迎接這一章的到來,前面真是花了我好多功夫.......
總之就是全員到齊!
不,我們還是有少些人員就是
不過他們也很快就會出現了,這並不礙事
感謝各位欣賞,希望大家能夠留言讓我知道哪裡可以改進哪裡實在是跟前後文不符合等等...還有讓我知道你們很愛DOCTOR跟ROSE,好嗎?XDDD
以上


PS.我剛剛才發現標題打錯,這是17才對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