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總之就是DOCTOR跟ROSE啦...不要拆散他們兩個...(哭死
 

《【神秘博士】Trying to love you forever.(Part 13)Ten/Rose》

by殺樂

 

  幾乎是在一個頭痛劇烈的狀態下被喚醒的。一股腦的跳進真空間裂縫也許真的是個瘋子才會幹的舉動,當然他也不會說他自己和他人相比較下就是較為清醒……他不確定自己會著陸在哪裡,或者就如此消失在真空間裡──他只想說,到這裡面拯救蘿絲他是完完全全的沒有任何的信心,他在嘗試著義無反顧的為那上一個他選上並帶入TARDIS的美麗人類女孩獻上所有。


  而顯然他現在正躺在什麼東西上面。被「喚醒」的確是詭異了些。博士睜開眼睛,過於明亮的光芒照得他的眼睛疼痛不已,連帶又牽扯到他的腦神經,所以他又閉了眼簾。他現在的身體情況有點糟,他細胞之間的能量還未能補齊──被兩萬年歲月的菲斯坦特根拿去的能量──他不是「有點」虛弱而已。


  不過另一方面他還是感謝蘿絲將他從那光芒中拯救了下來。當然代價是她的手。他經常看著她為他所做的犧牲,他一直都看在眼裡。他並不是……如同認識他的人所想的遲鈍、傲慢;興許他也是傲慢的,他從蘿絲對他的提醒中體認到這一個糟糕的缺點──他從來沒能阻止蘿絲對他的付出,他在乎她會不會一直都與在他在一起,就算他們如何的心知肚明「永遠」的實現機會渺茫無比,他只想確保她一切安好。因此他對她的永恆注視成了他最終僅能做的,也是他從來只會做的。


  浪費時間一直都不是個好主意,不管在哪一件事上。博士決定更專注在振作自己並應付他身邊緊接著所發生的每一件事。他終於意識到此時的烈光是有人打著燈在他的臉上、他的眼睛前面左右晃動導致。此舉止似乎是在觀察他……這是醫院評估意識時常用的手段,當然對方並不是很擅長這麼做,貌似只是想要讓他清醒一點所以採取「吵醒」的成分占據較多。是一個年輕生命……?


  博士唔吟了一聲撥開令他感到不適的照護,他身旁的人於是很快的收起了手和燈。


  「呃……」博士頗為吃力的用手撐著地板爬起來,他的腦袋還有在搖晃的感覺,飛撲似的撞進真空間的副作用讓他整個人都跟著轉起了圈。他扶住了自己的腦袋的同時有人扶住了他的身子制止他的莫名其妙,接著開口詢問道:「你還好嗎?有沒有怎麼樣?」


  在真空間能遇到人──隨便其它生物──真是令人感到欣慰,即便這根本是微乎其微的機率問題,他想運氣還是沒有太過分的拋棄了他。他張開眼,他剛覺得那個關心著他的人的聲音怎麼是相當的熟悉,接著就跟蘿絲‧泰勒長的一模一樣的臉龐近距離的湊在他鼻前打量著他時,他眨眨眼睛,立刻怔住了。


  「看起來很慘的樣子,你。」蘿絲的聲音從「她」的嘴巴裡發出來,「她」在面對自己不太明白的事物時會皺著眉毛,這也和蘿絲一模一樣。他能說什麼?「她」是蘿絲‧泰勒?「她」快要從頭到尾都是蘿絲‧泰勒──在地球上出生的唯一、獨一無二最美好的生命。


  「你現在怎麼樣?要不要還是先坐著一下?你太快站起來了。」蘿絲很快的提議道,但博士沒理她。遲了點時間博士稍微的能夠轉動腦袋,他確定眼前這女孩並非是他一直以來魂牽夢縈的她,「她」並不認識他。這真是特別,他稍稍冷靜下來了,即使頭疼還是存在。仔細推測的話要不就是真有一個和蘿絲長得像幾乎一模一樣的女孩,或者……生物;要不就是眼前的蘿絲是由某一種生物變化而成,而它會選擇變成蘿絲的模樣是因為它偷窺了他大腦表層的記憶區塊。


  看看它所待著的地方有助於他了解這個生物是什麼。博士放眼望去,他在這個地方原地轉了一圈,從雙眼獲得的資訊又再一次的驚訝著了他。


  這裡是……另一台布置的和他的差沒有多少去的,TARDIS。


  除了背景被塑造成了有些相似Gallifrey星球上的景色……有兩顆明亮的美麗太陽,它們呈現著天空如同正被火光熊熊燃燒著的橙紅色,時間領主的城堡外層覆蓋著透明的屏障,看起來好看極了,就像裝載在玻璃珠中的飾品的精緻;紅色的草原遍布毀滅山地的任何一個角落,它們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透出了比深紅更加迷人的金色閃耀動人,宇宙中毫無任何金黃色澤可再與那草叢相比擬,連地球上的黃金也無能重新體現當光線照射下來時那帶著少許時間漩渦中金色的能量的紅草所發出的光芒。


  它不是相似,這是時間領主的故鄉──已逝去的Gallifrey。


  蘿絲一定會喜歡這個地方,就跟他一樣,這裡思念著Gallifrey的強烈衝撞著他的心臟,有那麼一瞬間他感覺自己周遭的空氣彷彿都被罪惡與愧疚全數抽盡,要令他窒息──逼迫他用此等方式了結生命。


  但他還是想要帶著蘿絲欣賞這幾乎重現了Gallifrey景致的漂亮TARDIS,所以他還不想走,不願重生。


  他好不容易強迫自己把注意力和視線從牆上給拔回來、放在照顧他的人身上,不過他最首先做的還是去抓了掛在脖子上的某個搜尋裝置。他得先確認這追蹤裝置追蹤蘿絲項鍊的能量是否還可行,使他安心一些。他短時間內迅速做出來的東西是否堅固是沒有時間去測試的,技術上來說能用就好。


  亮點和感應都還在,他鬆了一口氣,幾件無解的事件當中還算好的結果。接著當他胸前的東西被奪下──裝置是掛在他胸前,只是被人從他手中拿開了──他嚇了一跳,他雙眼瞪視著眼前做出了無理舉動的「蘿絲」。


  「這是什麼呀?博士?」蘿絲歪著頭相當納悶的詢問道,博士卻還在努力靠自己快要爆炸的痛得太誇張的腦袋去嘗試理解這怪異到根本不存在於他知識當中的情況。


  「妳又是什麼?蘿絲?」


  蘿絲張大了眼睛看著博士,好似在為博士為何問出了這樣的問題而感到錯愕,她嘴巴微開、飽滿的嘴唇和明亮的大眼都寫滿了疑惑,她想要告訴他她就是蘿絲‧泰勒,卻在下一秒她再擰起了她的眉毛,它們像隻毛毛蟲似的在她的睫毛上方靈活不已。她移開了視線,從博士身上。她同時也鬆了手,轉身邁步,走向這裡更為寬闊的地方,她看著這個空間,這個TARDIS移動控制台介面和其它被佈景成天空與陸地同樣耀眼奪目如同夕陽的房間,她好像根本不熟悉這裡,她對這裡看似陌生……但接著她拍了拍手,像是被一棒打醒了般啊了一聲。


  「時間真是奇妙的東西,博士,它令我險些迷失了自己。」蘿絲淺笑著張開雙臂展現了房間,她回過身面對博士,笑容是如此的天真好看,並夾帶著些許的無奈和悲傷,「我在這兒待的久到當我變換成另一種形體的時候,我弄丟了我自己。曾經。就在剛才短短的幾分鐘內。蘿絲‧泰勒的形象烙印在了我心中。不過別擔心,我已經想起我是誰──或者該說我是什麼。在這兒先跟你說一聲抱歉,我瞥了眼了你的記憶,博士。它們都是精彩的。也別擔心,我並未更加深入去探索。」


  博士看看著她的眼神仍舊古怪。能夠行駛TARDIS的從來就只有時間領主,眼前的女孩顯然不可能是時間領主,時間領主無法任意、隨意更換自己的容貌……壽命抵達盡頭時例外。他都不曉得時間領主可以看別人的記憶來著。


  於是博士更認真的盯著蘿絲的眼睛,好不容易他才從那當中看出了一點端倪。


  「妳是……」博士遲疑的開口,「妳是TARDIS本身?」


  「答對了!是否很意外呢?」蘿絲開心的笑了起來,她墊著腳尖在操控台打轉著,時而搬動某個拉桿,時而又去轉動某種按鈕,但無論如何她是逃不出真空間的,這誰都清楚明瞭,他甚至沒感覺到TARDIS有在移動。


  「要變成人形其實需要很大的時間,但我猜我有一個超級大的優勢不是嗎?老實說我早已經忘記了到底在這裡我度過了多少個年頭,而我還活著、不自我毀滅的理由。我的主人們都已經去世了,沒有了他們我等同於毫無用處。」蘿絲發出了難受的嘆息,她停下自己的手舞足蹈,看起來像受了致命的傷害一樣脆弱又傷心,她抱著手臂,又站離了博士遠一些,好像這樣她的傷痛就不會傳染到博士身上,她是這麼樣的貼心,跟蘿絲一模一樣。


  博士強打起精神,他深吸一口氣,「TARDIS並沒有像『人性』的設計,就像汽車一樣……喔,這舉例太壞了。你們只是交通工具,而妳卻發展出了自我意識?這真是……有趣。」


  「這你的想法就不對了。」蘿絲抬起頭,她恢復了朝氣,又再度笑得一臉歡快。「有趣的地方是,我們的確被設計成只供你們時間領主乘坐並遨遊宇宙的工具,但不知為何你們的王還是將我們放入一點思考能力。我們有意識,我們有感覺、感情,的確只是很微弱的……然後你們的王又未將這點告訴你們,因為對你們來說我們就是交通工具沒有錯。」她說,「再三確認,並不是你們選中了我們TARDIS做你們的坐騎,而是我們TARDIS選擇了你們做我們的所屬者。」


  好吧,又一件新知。博士撓撓下巴,抿了抿唇又揚起眉毛,暫且就先把它們給塞進了自己腦袋裡。


        「好啦,我幾乎掀底了。」蘿絲低聲的說,很是俏皮,「你的底呢?博士。」




終於設計出ROSE-TARDIS是我一個頗自豪的決定,因為伴隨著這的到來是──我已經想好了這篇文章的結局
 感謝第十三章的到來,接著會繼續寫下去的
 工作仍然是一堆,趕緊拚完然後用心把這篇給完結吧(拍手
 以上,感謝欣賞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