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總之就是DOCTOR跟ROSE啦...不要拆散他們兩個...(哭死
 

《【神秘博士】Trying to love you forever.(Part 12)Ten/Rose》

BY殺樂



  她的確是撒了個瞞天大謊,她不得不如此行,她的性命備受威脅。她並不是在為自己的謊言辯駁,只是顯然菲斯坦特根此刻在意的根本不是她說了什麼;如同她所知曉的:賽爾人的窺心術,他只相信他親所見之物……他被他所見之物嚇壞了,他表現得像個遭受大了巨大驚嚇的無助孩子般退縮了自己,而她完全沒能有機會、亦是選擇去詢問,關於他到底看見了些什麼。那會讓她的謊話立即被揭穿。

  是了,菲斯坦特根於她的眼中瞧見的東西擄去了所有的注意,導致他沒有注意到她明目張膽且顯而易見的愚蠢謊話。於是她隨即站起身,她不能表現出自己被擊敗了的模樣,縱然那才是最真實的──現下她猜她自己是處在了上風地位,所以不要想太多,蘿絲‧泰勒,順其次然,不要去思考太多事情,只要她一動腦子基本上總沒好事會發生。保住自己性命以防博士喪命絕對才是最重要的。

  她用剩下的那一隻手拍打自己的褲子,從容的。當然它上面並未沾上髒汙。她間接誤導了菲斯坦特根相信她就是一個時間領主,她總不能明知故問的問對方說她眼睛裡面有什麼東西……不就是一堆的血管不然就是……呃,神經?他到底還能看見什麼東西?她完全不能明白。

  「看樣子這是我們達成共識的第一步?」蘿絲歪著頭看著形似東方男人的菲斯坦特根,菲斯坦特根以極快的速度把雙眼轉過來瞪視著蘿絲,蘿絲小小錯愕的眨了眨眼睛,菲斯坦特根相當的防範著她。

  「達成什麼共識?」菲斯坦特根低沉的問道,蘿絲有股衝動想要撫摸自己胸前的項鍊,然而她想起菲斯坦特根看透她緊張的其中之一動作便是她去觸碰博士的項鍊,她得盡全力的喝止自己去做那些隨意的安撫行為。於是蘿絲轉而挺起胸膛,下巴內收,以微微往上看的角度凝望著菲斯坦特根,「達成『我們都能出去,只要你不要殺了我、然後好好聽從我的話』的這麼樣的一個共識。」

  「我們並沒有這類的共識存在過。」很快菲斯坦特根做出反駁回應,他看起來冷靜多了。他轉變頗大的地方在於他本來以追著蘿絲在甲板上跑捉著感到興致高漲,現在他完全沒有那種幹勁在,他甚至有蘿絲覺得他就是想要直接把她給直接扔下船去了的想法。

  他本來抱著胸的雙手移開了身體,在胸前搓了搓手心。「相反的,我將會把妳給吸食殆盡──既然妳說妳知道我是誰,那麼這艘飛船『亞歇蘭』妳肯定也有所耳聞了──她就是將你們這群時間領主的身體細胞內每一個能量吸取殆盡並轉換成船艦自身引擎運轉的動能來源的戰艦,所以妳明白這艘船便是你們種族的捕食者、你們的噩夢!」他放大音量、揮舞著雙手,本來沉澱下去甚至變成了負面的情緒重新恢復,強迫性的再虛張聲勢,他咧開了嘴嘲諷她的自不量力與匹夫之勇,「如今我已吸食了五個時間領主的能量,我的飛船在我手中她將所向披靡,她──」

  「就快要沒有能量了。」蘿絲大聲的、冷淡地打斷他,他睜大了雙眼。「這不難猜測,鑒於你這樣急於想要把我給抽乾。」蘿絲擠眉弄眼的希望自己說出來的話聽起來不要太過白癡,因為那實在太困難了。她板著一張臉,整顆心都不斷的在叫囂著叫她冷靜些,她因為要阻止自己做些她潛意識會做的舉動所以整個人繃得很緊,這是不對的,她要放鬆。

  蘿絲學習起博士和菲斯坦特根說話的方式,「我不知道你在這兒遊蕩了有多久……幾百年了?這些都無所謂,但你要明白,在這個空間裡面就算最後你的飛船毫無動能了,她依舊會在這個地方遊蕩,她哪兒都不能去──這裡就是名符其實的監獄。」蘿絲的拇指摩娑著下巴,假裝極為認同博士將這裡當作了什麼地方。她重新激怒了菲斯坦特根,但是菲斯坦特根沒膽動她半根寒毛。

  好吧,興許試試也行。她深吸一口氣,雙眼放遠打量著環繞著船身周遭的未知黑暗,那裡有什麼東西沒有人知道,而唯一她曉得的便是若一個不小心栽進了那個空間去的話,一切都會飛快且無法挽回的離她遠去,她將會失去回家的機會,失去未來、失去幸福,失去博士。

  她從來無法衡量那些事情跟博士兩者之間的重要性。遇到博士之後,博士與她的人生劃上了等號,即使博士的人生並不真的跟它們是等號關係,博士跟她也不是等號關係。

  「我是從未來來的,菲斯坦特根。」蘿絲低聲的說,菲斯坦特根屏著氣息、相當嚴肅的聽著她說的話,尤其在她提到他的名字的時候,他真的出現了驚恐的神情。她雙手叉腰,直視進菲斯坦特根的雙眼。她不能確定是否菲斯坦特根如今仍在竊取她心裡的真實度,總之她盡她所能的等待博士的到來,她總是這麼做;有需要她去尋找博士的時候,她也總不會退卻畏縮。

  「你的飛船再過一陣子失去了動力,便會開始往某個方向下沉,而那個地方正好有因為地球的某個戰爭的大爆炸導致的空間撕裂,你將會從那個地方飛出去,並降落在地球上。」

  「地球?什麼地方?」菲斯坦特根像是壓根沒聽過那星球一樣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皺著眉毛覺得煩躁,他應該專注的重點在能逃離這個地方,可他還是問了另一個問題:「什麼……泥巴星球嗎?」

  泥巴星球……真是頗貼切的形容詞。蘿絲聳聳肩膀,「聽好了以下我所說的每一句話。當然我也是很希望自己能離開這個地方,我才不是什麼犯罪者:你出了那裡之後,你會被困在那顆星球長達兩萬年的時光,而『那』才是你最終的惡夢。你會在那裡理解到你起初所為之叛變的一切都是錯誤的,你會懇求你從來未曾逃離塔……呃,我的天啊那名字真是有夠難記,翻譯總是很討厭……塔剎哈!謝天謝地,是塔剎哈星;你會懇求你的母親活下來。

  「即使是這樣你也想要出去嗎?」

  菲斯坦特根的表情真是兩萬年後的他做不出來的──他看起來憤怒極了,他同時困惑她所了解的每一件事,但他兇猛起來是在她口中說出關於他母親的事時,他幾乎是大發雷霆,她能看出他非常、非常的重視他那根本未能相處過太多時日的,他的生母。這麼樣的一個人在那眾多的惡者之心當中展現著黑暗也無從遮掩過的美麗光芒,也許他的逃出是注定的,他本就罪不該死,他從來沒有真正犯罪過,他的心如此良善。

  只是可惜,這些都是蘿絲內心單方面的片面想法,無人能知道吸食了五個時間領主、被時間領主種族瘋狂通緝著最終被博士送進了真空間的菲斯坦特根到底製造出了彷彿TARDIS時光機的動機是什麼。

  「你是說我有出去的機會嗎?」菲斯坦特根低吼道。他一絲也不相信蘿絲現在對他所說的每一句話,他在她眼中看見的灰狼──的確那形似一隻狼,他的星球上有類似的品種,只是牠又是另外一個型態:身上有灰黑色的毛髮遍部,雙眼是金色的時間流動佔據,尖牙彷彿能撕扯世間上所有最硬的東西,惡爪將靈魂捕獲禁錮;無論如何,在他的星球,惡狼慣於撒謊、又善變,眼前的女孩,蘿絲‧泰勒,是一隻十惡不赦的最大惡狼。他也許能明白她說自己被追殺的理由,時間領主中若誕生了這麼樣一個可以單靠自己便能輕易「逆轉時間」──不是「穿越時間」──的恐怖存在,時間領主為何做法不是將她的性命抹煞呢?她命就該死。

  她的斷臂散著金色的光芒與點點細小分子,除了他的船隻之外恐怕也只有時間領主種族殺自己人的方式是把他們身上的能量分解掉吧?菲斯坦特根不想做無謂的猜測,但他也不願意撥下自己僅存不多的信任分送一些給蘿絲。

  同情也是。他想。

  「是的,你有。」蘿絲堅定的說,「而如果你把我給吸掉了,你的船就會多飛遠一些,然後你就會錯過那個洞──相信我,最大損失還是你。畢竟,看看我……年輕又無知,我對這世界幾乎沒什麼眷戀,我覺得沒命了倒也沒什麼,你呢?我怎麼知道。」

  菲斯坦特根瞇起了眼睛,「妳倒是在真正說到自己的心情的時候,才能讓我看出妳的謊言。」他平淡的開口,「如果妳覺得了妳了命沒什麼,妳就不會從別人的追殺下逃跑,也不會盡全力的努力不讓我動了殺了妳的想法。而妳依舊有令妳眷戀的人事物存在,那個項鍊便是最好的象徵。」

  他就像是最經驗老到的生存者般說的頭頭是道:「若那項鍊無具任何意義,妳不會這般的重視它,經常以它為妳安撫心靈的最佳依靠。」

  「我不是要你來分析我的感受。」蘿絲可不高興菲斯坦特根的自以為是,她怒視著他,「要不你就快點告訴我們你的船還有什麼時候沒了能量,要不你就跟我在這裡乾瞪眼──我相信你還是很感興趣的對吧?看著我的眼睛。」

  然而菲斯坦特根撇開了他的視線,「妳說的是。好吧,妳說服了我。但這不代表我相信了妳,若妳有任何對我說謊的一個單字出現──就一個,我會把妳抓起來折磨。這我們達成共識了嗎?」

  「我想是的。」蘿絲悶悶不樂的嘀咕說。

  「好。請跟我來到駕駛艙,畢竟時間要多少有多少,妳可以參觀這些地方。」

  蘿絲小心翼翼的跟在菲斯坦特根身後朝船艦中央前行,在他們接近船屋,裡面的門猛的被撞了開來嚇了蘿絲很大一跳,她以為這是菲斯坦特根想要抓住她的又另一個詭計,但她沒想到的是裡面竟跑出了一個金髮的小女孩,她急匆匆的撞上了菲斯坦特根的腳──她的身高完全不及菲斯坦特根高大身材的大腿,她看起來嬌小可愛。她緊緊抱住了菲斯坦特根的小腿,碧色的綠眼美的彷彿能滴出潭水般迷人,她害怕的瞅著蘿絲,她的存在真正驚訝住了蘿絲。

  宇宙海賊賽爾人輕輕的伸出雙手將孩子抱在了懷中,他看見蘿絲完全沒注意到自己靠近了他們,想要更近距離的打量這可愛的孩子。「她也是我種族之一,叫多娜芬。」菲斯坦特根說道,「在我製造了這艘飛船然後拿到了我需要的能量之後,塔剎哈星球已經因為戰爭分崩離析,我回到那裡時已經所剩無幾、他們全都離開了。因為賽爾人不好戰、和善,導致塔剎哈星球被其他更具侵略性的生物掠奪,最終我只找到了多娜芬……她的家人一瞬間在爆炸中犧牲了生命的遺孤,我只能帶上了她,那裡再無其他賽爾人了。再然後我就因為回到故鄉而被那個送我進來的時間領主:博士找到,並被扔進了這裡。」

  多娜芬……就是那個兩萬年後在菲斯坦特根的城堡中送她跟博士進了電梯的那個漂亮的女人。蘿絲露出了傷心的表情,「對於一個種族代代傳承下來的習俗,我一點也沒有發言的權利,只是……我想說,我很抱歉。」

  賽爾女孩伸出了手撫摸了蘿絲的臉頰,似乎反在安慰著她。




挖塞真是不好意思有一個月的時間沒有更新了哈(被打死
因為在寫其他的文章,而且最近也頗忙....很多事情要搞
反正這就很正劇這樣哈哈真的是很不好意思我是劇情派的傢伙XDD
然後DOCTOR WHO電視劇我已經沒有在追了,就是第八季-.-
現在在追其他的東西,而DOCTOR WHO也許我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喜歡,最終愛上的就是這兩位了....(掩面
以上,很感謝支持我的親們,第十二章結束了,謝謝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