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總之就是DOCTOR跟ROSE啦...不要拆散他們兩個...(哭死
2015-09-18  

【神秘博士】Trying to love you forever.(Part 11)Ten/Rose

By殺樂



  「老女人!快動啊,妳可以的!」TARDIS裡,年輕的博士抓著頭髮對著TARDIS飛船的控制台繞圈著大吼大叫。他沒有辦法移動TARDIS,她拒絕直接進入真空間去闖蕩、去飛行,那裡是永恆未知的領域,誰也不會讓自己特地跑去送死,她亦相同。無論如何,TARDIS死命抓住現在的時空一動不動著實讓博士完全火大了。即使他還能微弱的接收到蘿絲的發訊器,但它正在漸漸消失至無,他不能等到那個時候才行動,根本太遲了。

  他用力一踢TARDIS,她當然也不會回應她說會痛,受到傷害有反應的是他;只是他也無暇顧及腳上的疼,他雙手因憤怒而握拳,無法克制,他用這樣的方式嘗試讓自己冷靜,至少他知道他只能這麼做,就算這麼做並沒有任何的幫助。

  「妳必須動啊,蘿絲有危險,我們不能失去她、我的夥伴!」

  可惜就是有生命卻無法張嘴說話的TARDIS理所當然的沒有回答他──不,她用嗡嗡嗡的煞車聲在他要啟動她──強制性的──來表達極大的抗議。他拿她沒轍,他無法把她給拆了重新整理,他沒有時間。但他真不可能就這麼落著蘿絲留待在那個地獄,多一秒都不行。

  博士相當怒火衝冠的跑開她,到某個房間翻箱倒櫃去,「妳這個壞女孩,該要妳時妳老不動。我得去救蘿絲,不管有沒有妳……」

  他聽見自己的聲音在顫抖,他吞了吞口水,不再碎念下去。他太清楚真空間是什麼,要不他也不會把那裡拿用來關押像菲斯坦特根那等惡徒之地……口頭說著要去救蘿絲,實話說他卻沒有任何辦法能保證他能夠找到她,或者他進去真空間後還能在裡面保持方位──他在說笑嗎?那裡才沒有上下左右或者前後!那裡什麼都沒有,那裡是他用來「慢性處決」壞蛋的恐怖地方,他沒比誰還想進去那裡。

  然後他害蘿絲被帶進那裡了。

  他知道他會有屬於他自己的報應,他明白在宇宙中他時常的任性也給宇宙和平釀出了不少的災難,他從沒想過要逃避他可能得承擔的惡果,但若那惡可能殃及蘿絲──

  第十任博士甩甩頭,他把自己愈趨黑暗的那一想法隱藏起來,他要專心。進去之後連他也消失無蹤的話,蘿絲就真的完全沒有存活著的機會了。至少進去裡面之後的第一件事是他得先保證自己能活著、還活著。

  他將不顧一切去拯救蘿絲‧泰勒;其原因之一,是因為她先拯救了他。

***

  她的堅持沒能太撼動他的想法,他凝視著她,冷淡的,但她想眼前那個東方男人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殺了她。他又向前走動了幾步,這同時她的反應是與他保持一定的距離,她還是能感受到男人給她的後頸隱隱作痛。

  「妳知道這個地方嗎?這個該死、狗屎、噁心又令人窒息的地方。」他說著話的時候幾乎是咬牙切齒,他的怒火就像颶風一樣掃向四處,隨即又再度平息。他深吸一口氣,「隨便。這裡是關鎖著犯人的真空間。至少把我丟進來的人是這麼狂妄自大的定義了這裡,明顯這裡並不是如他所想的,妳能想像他有多麼妄自菲薄嗎?」

  叫他回答名字的問題他卻解釋起了真空間?蘿絲挑著眉毛。當她退到無路可去時她只能沿著船桿緊貼著邊緣躲避他,但他竟以最短的距離繼續朝她走來,於是她被迫向隻老鼠一樣往反方向跑,「你想說什麼?」

  「這兒被扔進來了多少生命我不曉得啦……那個自命不凡的混帳東西也還能在幹出更多冷血的事情來,說不准他現在還是在這麼做著。」他對於如此對待蘿絲樂此不疲,他說:「我們擁有專屬於自己的小區塊,意思就是我們絕對不會遇到活著的生物,這跟一般的監獄倒有幾分的相似……」

  他追到了蘿絲,在蘿絲準備拔腿狂奔,他更快的扯住了她的右手腕,把她拉到他鼻前。他的臉上漾出了猙獰的笑臉,畢竟她再跑也還能跑去哪裡?這裡是他的船啊。「所以妳了解到妳有多稀奇嗎?妳是自由的!妳自己掉在了我的船上,還是活著、有生命的;妳就在我的船上,卻在看了我的船艦之後沒能認出我……嗯,可以判斷妳是從我消失之後過很久才誕生的生命,妳的年輕不是裝出來的。還有,」

  他的手指摸過她胸前的項鍊,滑上她散發著光芒的斷臂,在她嚇得險些出了一身冷汗,他低沉的嗓音中帶著笑聲:

  「妳是時間領主嗎?小姐。」

  她瞅著他,發著抖,他的笑容更大了。

  沒錯,蘿絲可以肯定高長的東方男人就是還有著人類肉體模樣的菲斯坦特根。這種猜測太大膽了,她運氣也太好就落在了他的船上,她希望她有機會去弄明白為什麼她會被吸進來真空間……是的,菲斯坦特根是如此的自以為是,他渾身充滿著過於龐大的自信、驕傲,他懂她的語言;說不準他是受到這艘船上殘存著時間領主種族能量的影響,但她看不出他在真空間裡存活了有多久?另一個他在接近兩萬年的時光能把他給榨成乾乾扁扁──待在這兒需要進食嗎?他是否毫無他人的陪伴?這巨大的船隻只由他一人控制嗎?

  蘿絲咬咬下唇,菲斯坦特根的船還在運行,這裡很安靜,但她能聽見微小的引擎聲,興許他仍然在嘗試能否找到一個能離開監獄的出口,而既然他幾乎一口咬定她就是一個時間領主,他會把她抓起來抽盡她的身體用來給飛船補充營養,以她現在的軀幹成為了可以被利用的分子之後這種死法真是很容易實現。他會需要她、相當的需要,因為再過沒多久他的船就會因為沒有能量而下墜、掉出真空間去,所以她很清楚他已經快「沒油」了。

  可他現在還站在她面前,只想先搞清楚她的來歷,不是直接殺了她,因此……她必須說話,不斷的說,她能盡量拖時間,把自己的命先保下來。

  多數時候的束手無策她會等待博士的救援,這時刻博士的出現只會讓她的博士直接喪命──她會要拯救博士而強壯起來。

  「如果我說是呢?」蘿絲一反方才的後怕,她大聲的說,又急又快,彷彿怕被人聽著似的。她想甩開菲斯坦特根的手,他並未讓她如願的放開她,於是她像小動物一樣挺起胸膛、撐大自己,她理直氣壯,她回想然後模仿博士說話時的滿不在乎但字字精闢,咬字清楚──她盡量。「你以為我從哪裡來的?你看見了我的手──喔,它可真慘,是不是?我被受攻擊了,所以我逃到這裡來,從外面。至少他們不會想要追我也跟著來到這,那簡直就是找死。」

  「妳說謊。」菲斯坦特根瞬間兇惡了起來。他面露兇狠,令人不敢再更靠近,他的手相當用力的捏著她讓她痛到想跺腳,但她沒跺就是了。她見識過更恐怖的東西,雖然她早知道他不是人類了,在她眼裡他至少長相還是人類,還能被她歸類為「人類」,而她可一點也不怕同類。她看出他的動搖,她簡直就是在玩火──她不得不繼續下去。

  「對你來說也許是……但我知道你是誰,你正在弄疼我!」

  「妳在說謊,我看的出來。」菲斯坦特根火冒三丈,他的聲音就像從地獄來一樣致命,他討厭被人家耍著玩,蘿絲‧泰勒只是在自不量力。他只要一興致來,他可以直接把蘿絲給抽乾,他才不用想要做的事情還得經過人家批准行和是不行,他是一切萬惡的集結體,他就是最邪惡──他整體給蘿絲的感覺是愈發的恐怖,「我能看出來妳的不確定。妳嚇壞了,現在妳就只是在胡亂唬弄我,」他齜牙咧嘴,「妳剛掉在我船上就像不了解這裡一樣,妳問了我的名字,妳甚至重生過嗎?妳太年輕了。妳沒有任何證據……」

  「看著我的眼睛!」蘿絲沒再要菲斯坦特根放手,她反抓住了他的手迫使他趨近她,強勢的一方幾乎在這一剎那完全倒轉了過來,她偏灰色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直望進了他酷似東方人的黑色眼睛,菲斯坦特根往後踏了一步。

  「你說你能看穿我?這是你們賽爾人的能力嗎?那就給我仔細的看:我從外面來的。你能看出我的真話!」

  菲斯坦特根在眨眼般快速的時間倒抽了一口氣。他的確看見了,令人膽顫心驚的,他面前的那個神祕女孩,蘿絲‧泰勒,那裡面有如同TARDIS心臟的時間漩渦──在她的眼睛。就像是最深惡的宇宙盡頭,又好像永遠也看不見終點的永恆,他對自己將要被吸進去的懼怕感到無法呼吸。他完全不曉得他到底真正看見了的是什麼,他活得夠久了但他竟然無法用更多的語言去形容他親眼所瞧的……他不曾在任何的時間領主眼中見識過,她是什麼?他差點讓自己發起抖來。他看見了安然悠閒居住於那一切混亂與平衡、絕望與希望根源當中的,一隻巨大、佔據了她內心所有的狡詐又聰慧的黑色大惡狼,牠對他咧齒咆嘯,要衝破她的心房來攻擊他。

  他的靈魂被牠的利爪勾住,牠的血盆大口朝他張嘴,把他一口給吞下肚做只夠塞牙縫的前菜──

  當菲斯坦特根猛的把蘿絲給推開、力量大到蘿絲整個人直接跌摔在了夾板上,蘿絲揉著身子也不能明白他到底怎麼回事有了那樣的反應。

  菲斯坦特根摀著臉,他滿臉驚恐、慌張不已。「妳……」他喘著氣,他瞪著她,彷彿她是一種未知的生物,奪去了他的語言功能似的,他茫然的張嘴,還是無法捕捉到應該吐露的言語。

  他看了……看到一頭狼。

  「妳是什麼東西……」

  嗯,所以她已經不是人類了?蘿絲覺得莫名其妙。






我也不知道你還是不是人類,ROSE(笑死

其實第一季看完ROSE自報自己是BAD WOLF時心裡真是一股激動...有點引用:就是以為是大BOSS竟然就是女主角!開心得要死,所以大愛這個梗XDD
我昨天打完這篇才猛的注意到我的時間完全打錯,明明就是兩萬年我打兩千年還啥的....這也錯太大,在這裡先謝罪,之後打完要切腹就再說-.-...
嗯,開心已經第十一章了
DOCTOR WHO仍然繼續卡住中,然後WEEBLY難用到爆了靠-.-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