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總之就是DOCTOR跟ROSE啦...不要拆散他們兩個...(哭死
2015-09-16  

【神秘博士】Trying to love you forever.(Part 10)Ten/Rose

by殺樂

 


  暫且不論博士所說的話還得在她腦袋裡經過一連串詳細的解析、過濾分解成為她的語言;從上方往下俯瞰,1887年的英國以如此方式欣賞著仍然是相當壯觀與迷人。晴朗的天空下方有著一條她說不出名字的清澈河流,清楚的倒映著天空的湛藍色澤非常的美麗,如同一面最純淨的鏡子。也許他們所在的位置頗高的,除了已經有些高樓徵兆的建築物淹沒著城市,她沒能看見底下的人。


  「我不喜歡站在太高的地方。」博士注意到她的目光,於是他的聲音低沉、緩緩的響起,他輕易的拉回了蘿絲的視線。


  「即使高處所看見的的確是動人,近距離的接觸著地理、歷史與人文才是最美的,蘿絲。可以的話撇開凝視著宇宙和一顆行星不談──我也喜歡幹那種事──我不會帶著妳這麼做。」


  「什麼?由上往下看嗎?」


  「沒錯。」


  「你不滿常那麼做嗎?不、算了,當我沒說……」蘿絲偷笑著在博士投予她納悶的眼神時她將自己說出去的話收了回來。她再把視野所及之處放回給下方,「你說的不錯,比起跟你搭TARDIS,我更喜歡和你一起逛街,當然有危機時例外;你滿擅長的。」


  「豈止擅長!我可一直都是個優秀的嚮導。」博士理直氣壯的大聲的說,他惹來蘿絲覺得有趣卻依舊認同相信他說的話的笑聲。


  「這事結束後我們可以在這兒繞一繞也好。」博士看著蘿絲的笑臉突然面露尷尬,他搓搓臉頰後視線遊蕩著四周,繼續說:「啊,我還得給妳檢查一下身體才行,在那之後再來想想那個洞該怎麼解決。」他說著一邊收起音速起子一邊往內走,其實蘿絲也不知道TARDIS到底還有什麼功能,她也跟在博士身後,接著她發現自己好像四肢被拉住了一樣活動不甚靈活。「博士?」蘿絲沒能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她緊張的開口,她看見她站在原地堅持自己完全不動的腳在一點一點被動的向後挪移,她被某樣東西吸住了,她動彈不得──她回過頭。


  聯繫著真空間的細縫就像野獸的嘴一樣不知何時已猛的被完整的撕裂了開來,那當中發出了極為刺眼的光芒、叫人無法直接直視。她因為向後看而知道她準備要被帶進那裂縫,她也因為向後看而沒能站穩腳,下一秒她的腳一滑、整個人直直向後飛了起來。


  「博士!」她大叫著博士,好不容易她唯一的一隻手臂抓住了TARDIS的藍色堅硬門框短暫的救了她,不過她相信她無法撐更久。「博士!幫我!」


  博士一個箭步衝上前來,蘿絲看到他沒有像她一樣被什麼東西吸住的現象,這表示備受威脅的人只有她一個。體認到這麼樣一個事實的時候她倒是鬆了一口氣。


  「蘿絲!抓穩!該死、這是怎麼一回事!」


  博士沒能搞清楚。他的一隻手握住蘿絲的手臂,一隻手拿音速起子狀似在攻擊那個裂縫,「別放手、蘿絲!」


  「我、我不行──」蘿絲顫抖著手覺得無力,覺得對博士感到抱歉,她沒有辦法達到他希望她能夠做到的事。「博士、你也會被吸進去的!快放開!」


  「別告訴我妳放棄了,蘿絲‧泰勒!」博士大吼道,他慌張不已的神情落進蘿絲的眼裡,蘿絲能看出他的極度恐懼,他的無法再承擔失去、脆弱的心靈。她該怎麼做才好?她不能失去博士;比起這個世界不能失去博士,她排第二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才是。


  「博士,」蘿絲大叫,「項鍊應該會有用!」


  「什麼……蘿絲!」


  蘿絲鬆開手的時候博士沒能用自己的手指好好的把她給抓著,他鐵定會愈加的責難、譴責自身──他的性格是那麼的火爆、衝動,那是因為他有顆無法再承受傷害的心,他豈能先讓別人傷害他?他倚靠她更重,那是因為他害怕她離開他──他眼睜睜的看著他的夥伴被奪走、被裂縫給吸進了那永不見天日的幽暗,沒有時間沒有任何事物能在那當中被定義的黑暗世界,他失去了蘿絲‧泰勒。他那隻手沒有收回來,他一直努力的向前伸著,半個身子都掛在了外頭,彷彿這麼做他就能把蘿絲順他心意的給順利救回來。他聲嘶力竭的扯開嗓門呼喚著她:「蘿絲──!」


  在失去意識之前,她確實還能清楚的聽見他的聲音,是那麼的孤獨、殘破不堪,那麼的……令她心碎。


  等下一刻她醒來時,她躺在一個地板,或者她該說是甲板?她睜開眼睛巡視了四周,漆黑一片的外圍就像被屏障了一樣,她所在的這個地方她能看清楚一切,這一艘像是戰艦的飛船。她很是巨大,船艦中間有灰色管炮看著對任何可能攻擊她的敵人尤其致命,她簡直能容納千人以上的空曠。


  這樣大艘的船,蘿絲只看見在她正前方站著的一個人。一個男人,黑色的頭髮,長相酷似東方人的平凡但卻令人印象深刻的高大。


  這裡是哪裡?蘿絲嘗試站起身,在看見她的右手還是斷在手肘更高處,她想她應該還活著,不是飛到了什麼宇宙死掉時的好人壞人審判區?好吧她根本不曉得那種地方到底存不存在,她現在有點緊張。她深吸氣吐氣幾口,確認前面那個一直盯著她看的東方人狀似是對她感興趣但好像沒要過來接近她,那她就首先把他給忽略掉。她終於站了起來,她人就在真空間裡面。


  真是稀奇,如果說真空間毫無時間概念的話,外頭的世界已經過了多久?還是說它是靜止不動的?她感覺不到風,這艘船是否是「遨遊」在這空間裡?她感受不到熱或者是冷,什麼都沒有,能互相遇到生命是件不可思議的事,這裡就是博士擅自決定的「監獄」。


  蘿絲重新凝視東方人,對方歪著頭,在這過於安靜、毫無聲音的監獄,對方就像連續殺人犯一樣緊盯著一隻獵物,那令她喘不過氣。蘿絲咬咬牙,怎麼說她氣勢也不能輸人,等博士來拯救她的時光也許是漫長的,她相信他不會放棄她,無論這樣的論點是怎麼樣的毫無說服力或者有什麼樣的根據;無論他會花多少時間。


  她抬頭挺胸,她直接走向那個人,手裡緊握著胸前那被她稱為「玩具」的項鍊。


  這東西有定位系統,在這裡有效嗎?她相當沒自信的想到。


  「你好,我叫蘿絲‧泰勒,你聽的懂我說的話嗎?」首先她站在離陌生男人有五公尺遠的距離並自我介紹,她猜TARDIS的翻譯功能在這裡不起作用,她希望他們兩人是有能夠溝通的最基本交流,要不她至少希望自己要死的時候是怎麼死的、如何死的,她想這樣有比較安慰一點。


  糟糕她開始胡思亂想。蘿絲放下項鍊,她說話的聲音大聲了一點:「可以告訴我你是誰嗎?還有你在這個地方有多久了?」


  「雖然妳表現的相當鎮定,我想是我所遇過搭上這艘船的所有人當中最鎮定的,不過妳還真不應該去抓妳的項鍊,那動作暴露了妳很緊繃的事實。然而……它有什麼特別的功用嗎?」忽然東方男人說出了一口流利的英式語言,卷舌、轉音都相當的流暢,蘿絲眨眨眼睛,是他本來就會說英文還是說TARDIS正在接近?還是說他們離那撕裂了真空間的裂縫出入口早已不遠了?


  他朝她走了過去,她看到他的身高少說也有6呎7吋,比博士還要高出很大一截。她愣了有頗長一段時間,然後她才想起她該呼吸、該對話。挺詭異的。「呃,也許我能告訴你項鍊的事。你……會說英文?」


  東方人挑了挑眉毛,而蘿絲依舊無法分辨他是人類……地球人,還是,外星人?他沒有讓蘿絲擁有更多屬於她自己的時間,他的手粗魯的直接握著她的項鍊墜飾並向下扯斷它──他嘗試這麼做,而他也的確做了,除了讓蘿絲的後頸疼到她不斷尖叫著拍揍他的手和胸膛,項鍊沒有如他所想的斷裂並被他取走。


  興許他覺得有趣,他揚了揚眉毛。


  「啊!」蘿絲高分貝大叫道,「你幹什麼!很痛呀!」她想她的脖子沒在那樣憐香惜玉的力道下被折成兩半真算是萬幸啊!她在男人鬆開手指時立刻逃得遠遠的,她的後頸火辣辣的發疼,她都衝動地想流眼淚了。蘿絲捂著脖子護著項鍊,不知該慶幸項鍊沒斷、還是斷的好。他發覺到她哪裡不一樣了,他看到她胸前裝飾品的不尋常。


  「那一個項鍊沒有斷,實在是奇特。妳,身上有股令我覺得熟悉的味道。」東方人自顧自的說,他的手指著她,瞇著雙眼。蘿絲不同他那般冷靜,她兇猛的瞪著他,她能對他如何呢?她說:「告訴我你是誰?你想要什麼?」


  他搓了搓自己的手心,貌似是他的習慣性動作,「我沒有義務去回答妳,蘿絲‧泰勒。妳有無自報家門也與我無關,我只想知道妳的……喔、不,」他頓了頓,聲音終於有點引揚頓挫,他真正了解自己想要問的是什麼,「我想知道妳來自哪裡。告訴我。」


  蘿絲皺著眉頭,她總感覺他的嗓門、他說話的方式,她在最近的哪裡聽到過……「我需要知道你的姓名,先生,」蘿絲低聲的說,「對你來說可能是不怎麼重要,對我來說,它很重要。」



本來就也沒有要寫的很...神秘還是什麼,反正就是一段劇情然後一對我喜歡的CP這樣,請不要特別吐槽說怎麼ROSE跟DOCTOR好像感覺沒有特別的發展啥...雖然說這個是架空但我仍然相當喜歡正劇,所以並不會偏離真正的劇情太過遙遠,只是基本上不大能夠去斷定這一件事情的發生可以放在第二季的哪兩個集數之間便是
 沒人跟我提過這種問題啦所以我只是在下頭這兒隨便碎碎念...好像也沒人在看或者留言的樣子,繼續寫我自己開心這樣(笑死
 總之劇情內容相當簡單,我愛寫啥就寫啥,至少我會寫的合理,或者說有流暢,不會太卡XDD
 以上,感謝欣賞

 

PS.第八季第一集看完之後卡住了(啥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