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總之就是DOCTOR跟ROSE啦...不要拆散他們兩個...(哭死
2015-09-13  

【神秘博士】Trying to love you forever.(Part 9)Ten/Rose

BY殺樂


  他們很順利的回到了雷丁,路途上沒有受到太大的阻撓便找到TARDIS,當然一路走來蘿絲躲躲藏藏著自己不見的左手,博士對此是覺得沒必要。不過出自於他了解到那不見的手造成了蘿絲不小的困擾,他把自己的大衣脫下來蓋在她的肩頭上,小心翼翼的護送著她開了TARDIS的門。「好了,我們得趕緊查出那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也許是大爆炸?爆炸總是有很大的機會把空間給撕裂開來。但那個時代的科技根本還沒有能製造出巨大炸彈的技術。」博士一蹦一跳的跑到TARDIS操控台,蘿絲輕輕的把他的大衣放在了TARDIS的交叉柱子上,她沒有第二隻手,她想她不能再放的更好了。

  「那我們該怎麼調查裂縫呢?我們知道它在哪裡嗎?」

  「菲斯坦特根倒是有把一些基本訊告訴我,就是他掉出裂縫時的地點,我們能在那附近兜轉一下,TARDIS應該是能找到那個異端點。但那肯定不只有他一艘飛船掉出來,更多的東西……我們得在那之前把一切修復完畢。」

  「好吧。那為了行動方便,我想我該把這件衣服給換下來。」蘿絲低聲的說,「長裙怎麼說都比褲子還難行動的多。而且我把它給弄髒了。」

  博士凝視著通靈卡片上頭的字,他摸著下巴沉思著,因此他沒怎麼理會蘿絲說的話,「衣服丟著TARDIS自然會把它們給弄乾淨。嗯……我知道我們該去哪裡了。」

  說著博士便開始七手八腳的扳動扭轉他飛船上的所有看似能夠移動的按鈕和拉桿,TARDIS開始搖搖晃晃起來。蘿絲緊緊抓住手扶努力的往自己的房間走去,她後背不斷聽到博士發著牢騷說換衣服多麻煩,TARDIS一瞬間就能到他們的目的地去,她只是在浪費時間。

  只是她決定更有效的幫助博士,無論如何褲子都將會是很好的選擇。

  於是蘿絲就無視了博士的嘮叨,用她認為最快的速度在TARDIS停止移動自己之前進入了房間裡面。她摘下了頭上的大黑花髮飾,不小心扯斷了幾根頭髮,她輕嘶了一聲,然後在她卸下了頸項上用來遮住部分裸露在外的皮膚的薄紗、準備脫下禮服時,她才驚覺自己辦不到拉開背後拉鍊的這麼一個簡單動作。即便她的手指勾的到拉環,把它順利往下拉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她一直以來都是個手腳健全的女孩,她也沒想過用單手去做任何雙手才可以做的訓練過。天啊,所以她真的得穿著這件衣服到處跑嗎?直到她的手恢復原狀?天知道那還得多久的時間。或者說,它就這樣回不來了呢?「博士?」蘿絲決定向這艘飛船中唯一能夠幫助她逃離這窘境的對象求救,「博士,我需要你!」

  她不確定他能不能聽見她在叫他,所以她決定走到門邊開門再大吼一次。在她靠近房間的門時,博士已經替她拉開了門把,「唉!怎麼回事?」博士挑著眉毛不明白蘿絲為什麼呼喚他,「我在樓下等妳好久,換個衣服而已。妳該訓練自己更衣時間要縮短,蘿絲。」

「那些事我們能之後再討論,也許你還能替我計時?不……我跑題了。我的手勾不到後背,但我需要把衣服脫掉。」她沒太過懷疑博士過於快速便來到她門前,她把後背轉向博士面前,用手指指了指應該是拉鍊頂端的位置,「你瞧,我勾不著它,我需要你幫我把它拉下來一點,博士,至少到我的手能夠捏住它的程度。」

  起先博士沉默不語,蘿絲回過身望著似乎是在看她但她又覺得他很像是在發呆的板著臉博士,她皺著眉毛,「博士,只是拉個拉鍊,你會嗎?我真擔心宇宙中永遠有你知道的知識,但到最後你卻連最基本的常識都不曉得。」

  「對我來說我所知道一切的就是我的『常識』,不是你們人類在洗衣服、煮飯……」博士有點緊張的反駁蘿絲對他的挖苦,他吞吞口水,表情充滿著不確定,「我是說,妳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呃……我會拉拉鍊。嘿,我的褲頭也是用拉鍊做的呀。」

  蘿絲並不意外最終他總會給自己提出糟糕的比喻。蘿絲搖搖頭,她重新轉身,抓著她的長髮露出她漂亮的後頸,「好啦,快點幫我脫下它,你不是在趕時間嗎?我也頗趕時間的,當然我還沒看見其它不見了的區域在。」

  「沒了一隻手真是不方便。」博士默默的說,蘿絲感同身受的點了點頭,「如果我的右手也再不見的話,我還真不曉得我對你能有什麼幫助了,我就只是一個病患而已。」

  「妳會沒事的。」年輕的博士說著不下十次保證蘿絲安全的話,「就只是去把一個破洞堵起來,能有什麼大麻煩在?」

 最終他抬起手,在他的手指輕輕的觸碰到了她的後頸的時候,她才像腦袋被打了一下的突然醒了過來 ,驚覺到不對勁的地方。興許她腦袋裡只想著該如何解決掉身上這件衣服,有時她就是會忘記他並不是一個人類,有時她就只記得他是一個外星人。蘿絲的身子彈了一下,她轉過身閃過了博士細長好看的手,故作鎮定但其實很驚慌失措,「你說的是,而我這只不過是個小小拉鍊,能有什麼大麻煩在呢?」她尷尬的笑了一下,她剛剛就闖出了個大麻煩!她想要不博士就趕緊在此刻展現他在某些方面的遲鈍吧?

  「我想我自己來就足夠了,博士。不好意思還叫上了你。」蘿絲說。他們倆人在房間裡你看我、我看你,氣氛有點尷尬。TARDIS早不知何時停止了晃動,他們抵達了目的地,這裡大概就是真的1887年了吧?如果最後她還是沒能順利脫下這件衣服,反正這裡的人也是穿這個樣子……

 她嘆了一口氣,「還是我就這麼穿著了?我等一下就下去了。」她這麼對博士說道。她走到梳妝台前面 坐下,拿起梳子梳理著自己的亂髮,她沒注意到博士直盯著她看。博士並沒有回答,蘿絲看到博士走到了她身後,他的臉映在鏡子上反射著被蘿絲看見,博士抿著唇很是謹慎,「妳說褲子好行動,我同意這個看法。」他說。蘿絲繃緊著身子,她沒能在第一時間回應博士,她瞅著博士的手重新附上她身後的拉環,梳到一半的髮的動作半停在空中。博士繼續說,似乎嘗試解開這曖昧的氛圍,「就像我說的:別浪費時間在這上面,我們有更重要的活兒要幹……」

  拉鍊拉開時金屬彼此摩擦著的聲音在安靜的空間中相當的響亮,近在咫尺──令人莫名的頭皮發麻、心頭小鹿亂撞。蘿絲脹紅了臉,喘不過氣的害臊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

  然後博士確實的把拉鍊拉至蘿絲可以勾得住的位置,他像極了怕碰壞寶貝東西的人般輕手輕腳的放開了蘿絲,並慢慢向後退,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抖,但蘿絲想那也可能是她聽錯了:「搞定。妳好了就趕緊下來。」

  等博士離開時蘿絲把臉埋進右手手心裡──更正確是把眼睛摀著。她簡直就是蠢女孩的形象代言者。

  她換上了牛仔長褲和短袖白色上衣,她沒遺漏掉博士給她的項鍊。她小跑步著下來到TARDIS主控制區,看到博士正在仔細地端詳自己的手掌,她不知道他在幹嘛,她打算湊近他,不過他很快的收下了手,「嗯,雖然偶爾欣賞異世代風情挺不錯,但這個樣子我看得比較順眼些。」

  「還真沒能從你口中聽出幾個詞是在稱讚我的。」蘿絲哼了哼聲,「你在看什麼?」

  「沒什麼,」博士說道,他搓了搓手心,向她表示那上面並沒有什麼東西存在,「好了,我向妳解釋一下我們正在哪裡……基於有時候TARDIS總會跑到我希望她去但她卻希望我去的地方──這裡確確實實是1887年,蘿絲。」

  蘿絲拍了拍TARDIS,偶爾她真不曉得該跟這位年長的美麗小姐說聲幹的好還是其它的話;她讓博士出現在他應該要出現的地方,從某種方面來說她是一位相當出色的主導者。

  「那裂縫,在空中是吧?」

  「是的,而我們也正在空中。門打開之後往右邊看去,它就在那個地方。」

  蘿絲走到門邊往內拉開了門,她探頭出去,若隱若現透明的不明東西就浮在TARDIS的右側。她當然沒想到要伸手去摸它,她沒手了,她要抓住門板以防自己掉下去。「喔,這個東西?」蘿絲大聲的問道,博士來到她身前,他舉起拿著音速起子的手朝那個裂縫掃描,「那東西不是因為這個年代發生了什麼事情而產生,它是因為1945年8月時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在日本連續丟下兩顆威力及其強大的原子彈,空間分子在爆炸中產生過於巨大的晃動被撕扯開來,但炸彈的威力直接把它給撞來到了這個地方,讓菲斯坦特根穿越了它降落在了1887年了。」

  「所以這一切早該在很久以前就發生了不是嗎?」蘿絲相當不明白的說,「可是變化卻是最近的事?」

  「時間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蘿絲。」他一邊說一邊收起音速起子,然後他在自己面前騰出兩隻手,張開五隻手指頭假設手心中有顆球,他的手在胸前轉動著,「它是扭曲、沒有一定規律在進行的,可能向前、可能向後;可能還沒有發生,但可能又已經發生了很久很久。總之,它們並不是同一時間在進行,這妳可以理解嗎?」

  「我覺得是相當有力的解釋。」蘿絲很快給予博士肯定。博士點點頭,再滔滔不絕的說下去:「那時候的爆炸造成的裂縫並沒有在一瞬間就被彈到1887年的現在,而是在無數的時空、宇宙中飛躍著不曉得過了多久,最終才落到了這裡。」




時間啥的完全是我自己亂想,嗯,還有第三季時Doctor的解釋,我就是覺得會這樣(被打
阿哈哈第八季終於開始了,我想我的進度是比任何人都還要慢了來著?第11任Doctor結束之後第12任Doctor的出現我覺得滿好的,我是說,我滿喜歡第12任Doctor。當初就是在Tumblr上面看見第12任Doctor的宣傳照覺得有趣,於是去搜尋了下然後就掉入了Doctor/Rose的永遠深不見底漩渦...
總之雖然Doctor和Rose沒有在一起(跟人類Doctor去了),還是很開心自己認識了這樣的一部影劇
然後博士之...時還是之日裡看見第8.5任Doctor還滿喜歡的(到底
看到Rose(Bad Wolf)絕對是所有戲裡最激動的地方啦!!!!!看著她望著第10任Doctor走過她面前時抿唇──殺了我吧這虐心的!!
以上,感謝觀賞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