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總之就是DOCTOR跟ROSE啦...不要拆散他們兩個...(哭死
2015-09-11  

【神秘博士】Trying to love you forever.(Part 8)Ten/Rose

By殺樂


  她的手應該是……被分解掉了?她的身體被當作能量、被吸收了?她還真沒想過自己能變成那麼有用的東西,這有點不可思議,雖然她的四肢少了一節並不是什麼應該感到開心的好事。

 
  「疼嗎?」 
 
  「嗯?喔……不疼。」蘿絲愣了一下才回答了博士的問題。他們都在研究那隻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而蘿絲只想知道最後它到底會不會回來。博士協助她掀開了她的袖子,它空蕩蕩的,她感覺不到她的手指,很怪。 
 
  她緊張的緊盯著他,「你呢?博士。」她說,博士衝著她眨眨眼睛,「什麼?」 
 
  「你還好嗎?我是說……你剛剛一點反應也沒有。而那道光,你看起來的確很疼。」 
 
  「是啦。能量被從身體裡抽走,那可不是什麼抽血的感覺──差多了。他從我體內的每一個細胞裡把時間領主的力量給硬扯出來,剛才一點也不輕鬆。」博士有些心不在焉的說,即使他正在說明他的身體狀況,他看起來就像根本沒經歷過前一秒的淒慘一樣,「我只是細胞在重新充電,就是……妳懂的,所以我才沒聽見妳在喊我。總之、我很好,我沒事。」 
 
  蘿絲沉默以對。要事要緊,而她才是他的要事。 
 
  他們看見她手臂的斷面散發著金色的光芒,就像時間領主在重生時一樣的……不過她沒有重新生出一隻新的手臂就是了,她沒有博士那種力量。「我是料想著自己會消失,只是……用這種方式?完全沒想到。」蘿絲不自在的說,「我還是人類嗎?這會看著我都不曉得我還是不是人類了。」 
 
  「對……這也令我很是納悶……」博士低沉的說,他打量著她不見的那一部份,並用他的音速起子掃描,「當然,妳當然是人類啦,絕對不可撼動的事實、真理。也許妳是稍微受到了一點影響。和我一起時間旅行的人總是會有點被感染、我是說,副作用。就是多多少少會表淺的吸收到我的能量,有時候它們能幫助妳變得更好,有時候它們只會帶著妳邁入黑暗當中……但怎麼說妳的手都不該完全消失無蹤才對,頂多就是一點點能量被吸掉了。」 
 
  「所以我到底……還是不是人類?」 
 
  「妳是人類。別說那種話嘗試嚇唬我,妳不會成功的。音速起子沒辦法給妳作完整的身體掃描,我們得回到TARDIS……啊,這就是為什麼我喜歡找人類做我旅行中的夥伴,他們比起其他星球上的居民還要更好能帶出場;當然這又是題外話了。」 
 
  蘿絲挑了挑眉毛,她順著博士的視線回過了頭,然後她看見站在房間中心、一個看似是用著五根竹竿和一顆球相連而成的一個有頭手腳的生物,她瞪大眼睛,遲了些才確認自己有點被嚇到傻了。把他形容成竹竿是太過頭,但那個生物真的太纖細。 
 
  「博士你這是嚴重的歧視行為喔。」到後來蘿絲只能擠出這一句話來。 
 
  博士看了蘿絲一眼,他把視線放回那個奇怪的生物身上,「我多數時刻都在地球上兜轉,雖然其它星球是更多啦,那邊比較多驚喜……帶奇怪的東西到地球上去,不管是哪個年代,你們人類只會被嚇個半死。」 
 
  「所以這真是嚴重的歧視呀!」蘿絲抗議道。 
 
  當然博士沒有繼續理會他的夥伴,他說:「我記得賽爾人沒有這麼瘦,他們的外型更偏向像人類。你被侵蝕了,菲斯坦特根,你只會愈來愈虛弱,最終死亡,因為你的身體從來就不是被製造用來活著。為什麼你還要擺一個障礙物在時間回流中讓TARDIS撞到它?」 
 
  「什麼?所以是那東西撞到我們嗎?」這真是無數個被解開的謎團。 
 
  「妳這個小笨腦袋……」博士無奈的回應著蘿絲,他用手敲了敲她的額頭,「多擔心妳自己吧。好了!親愛的大人:告訴我,你到底要什麼!」 
 
  菲斯坦特根,他的臉上有眼睛有鼻子和嘴巴,但即便它們全放在了一塊,蘿絲仍然無法分辨他此刻的心情是否是壞的,抑是,更壞。它們幾乎沒怎麼在移動。但同時她也不確定博士此刻的心情又是如何。 
 
  殺滅他族人的仇人就站在他面前,他是什麼樣的感覺?他內心正在遭受怎麼樣的煎熬?蘿絲無法想像那些,不過她的腦袋還是在轉動著,所以她轉啊轉的,想到了博士說時間大戰的最後他親手把自己的種族和其餘更加邪惡的外星生物全送往了地獄去,於他來說真正謀殺了他族人的人,是他自己才對。 
 
  險些又感傷起來的蘿絲拍拍臉頰要自己振作點。既然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伴隨在博士左右,那麼無論如何她也得稱職的做好。她不能分擔他肩頭上那令人為之卻步的重量、責任,她只能讓自己堅強起來。 
 
  「修正一切的錯誤……」菲斯坦特根的聲音在他現出了原形之後似乎變的虛弱了許多,房間不再為他迴盪著,他隻身一人,無處可去,等待著他的,從最初、開始到尾末,永遠都是死亡。 
 
  菲斯坦特根閉上眼睛,他撫摸著似乎是他心臟的部分,「我是邪惡的,但我的母親帶著我逃跑、逃離我的星球。我無路可去,然後他們把我的母親殺死……難道我的出生就是注定死亡嗎?那是如此的孤獨、如此的冰冷,叫人無法承受……我不願意死去,我更不願意背負著並非是我罪惡的罪惡死亡,我只是個想要活下去的塞爾人。」 
 
  那單薄的聲音聽進蘿絲耳裡,蘿絲最終還是掉下了眼淚,她摀著臉盡量不讓脆弱的她顯露出來,菲斯坦特根心中的邪惡完全的打敗了他自己,打敗了他原先擁有的邪惡,她的心為他而傷心。 
 
  博士的手指承接了那滾燙的淚,他輕巧的拭去了她臉頰上的水,這令她的臉飛過一抹不合時宜的紅暈。 
 
  「你是刻意誕生的存在,」博士反觀他方才溫柔的舉止,他冷冽無情地對菲斯坦特根說道。他對於任何可能在拖延他拯救蘿絲的時間的事情都表現的很不耐煩,「從最初你就該被處死,而你逃出了那命運,無論如何,在那當下你都不是一個錯誤。錯的是你們賽爾星人的變態祭壇,一個不懂的憎惡與忌妒的種族是要怎麼樣讓自己更加進步、在無數個抉擇中生存下來?要我看你們的族人就只是沒有勇氣去擁抱人性當中的缺陷,實在是……喔,我說過頭了嗎?」博士猛的被蘿絲捏他後背的動作打斷,他抿抿唇禁了聲,用眼神和話語詢問她他是否煞車還算踩的夠及時。 
 
  「你用這身軀活到現在,雖然我鄙視你……我是敬佩你的。」年輕的博士嘆了口氣,「我們唯一能做出的矯正便是阻止你的飛船墜毀,然後現在這個逃離了塞爾詛咒的『你』便會不見,你仍然會是一萬年前我所見到的那一個壞蛋。」 
 
  「難道你就不能回到更遙遠的彼方,拯救我的母親嗎?」菲斯坦特根有些激動,他向前踏了一步,蘿絲深深擔心著他可能會跌倒在地。他的聲音終於有點音調起伏,他泛著光的眼眶有眼淚在打轉,「只有你們時間領主擁有更強大的能量能夠回到那時候。拯救我的母親,拯救我吧,博士。我為我殺害了你們族人的行為感到抱歉,請你能收下我的歉意與我的懇求,你想要任何東西我都能夠贈予你……」 
 
  博士立即打斷了菲斯坦特根:「省點力氣吧。」他說,「我解決這件事之後你也不會記得我幹了什麼,你要怎麼樣把東西交給我?看到我你只會想要把我身上的力量榨乾。噢,救贖世界簡直就是我的義務了,蘿絲。再說,很多事情註定就是會發生的:譬如時間大戰,譬如我族的滅亡;譬如你。我知道某些事能夠小小的被改變,有些事就是只能看著它們發生而你無權去阻止它們──你的存活是注定的,最終你被我送進了真空間也是注定的,在那當中沒有任何我能夠做的,或者是干涉的。」 
 
  「那就阻止我吧。」菲斯坦特根說,他發送了一個小光芒進了博士的口袋裡,「萬年後我才能體認到的真理,讓我在真空間中獨自思尋吧。」 
 
  他們離開了「城堡」,博士拿出了他的通靈卡片,「啊哈,我們要趕在這個時間之前阻止他掉落。但我們該怎麼樣阻止呢?菲斯坦特根是沒有能量、然後飛船剛好通過了時間裂縫……為什麼會有時間裂縫?那個時候……太可疑了,肯定有什麼大事在那裡發生。蘿絲,我得收回前面我說過的話:1887年還真發生了大事來著,有東西撕裂了空間創造了能讓菲斯坦特根穿越他的飛船來到地球的巨大隙縫,若能查明隙縫如何產生,我們就能阻止菲斯坦特根的飛船砸下來。這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博士看起來重新興奮不已,蘿絲凝視著他漂亮的棕色眼睛,它們有著無比蒼老與無數歷練堆砌而成的深邃,它們能輕易的把她給吞噬殆盡。 
 
  「那個,博士。」在博士拉著蘿絲要坐車回到TARDIS之前,她先拉住了博士的手。博士有些納悶的看著她,「發生了什麼事嗎?蘿絲。妳看起來好像感情用事了。」 
 
  她的確感情用事了,想想他一直認為自己才是最令人畏懼的殺手,她就揪心不已。「我只是想說……」她咬咬下唇,然後她朝著他微笑,「感謝你一直在拯救地球、拯救世界、拯救宇宙,沒有了你我該怎麼活著呢?偉大的博士先生。」 
 
  「噯……別說這種話,妳知道我討厭聽。」博士大聲的說,「拯救存在著蘿絲‧泰勒的宇宙時空,我很樂意如此行。」 
 
  「是呀。那你肯定也很樂意為我處理一下這斷手……」蘿絲晃了晃左手,笑得充滿無奈。 
 
 
 
 
 第七季看得有點慢,最近又忙了,因為文章也要寫(之前就是丟著文章不管一直在看DOCTOR WHO
嘛~~~嘛~~~ROSE妳到底什麼時候現身呢我好想妳呀~~~....
真的很想妳(被巴


以上,感謝欣賞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