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總之就是DOCTOR跟ROSE啦...不要拆散他們兩個...(哭死
2015-09-09  

【神秘博士】Trying to love you forever.(Part 7)Ten/Rose

by殺樂

 

  蘿絲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嗯,有一部分她是知道的,「你說你是……意外掉到那裡去的?」蘿絲輕聲詢問道。菲斯坦特根發出了近似嘆息的聲音,「美麗的小姐,希望方才沒有嚇著妳。」

  「不,沒事,我想我的膽子有被訓練得滿大的。」蘿絲回答。

  「無論如何,不管是否是意外……你嚴重的影響到這星球的歷史,從頭到腳,我不得不判別你是有意如此行的。」博士說,然後菲斯坦特根笑了起來,「博士!我穿梭在真空間中,是因為你放逐了我!我與我的飛船優遊其中,在那無盡的黑暗監獄。直到她失去了能量,突然穿越了時間裂縫並迫降在了這個世界。我無法讓自己重新回到那裡,我想我是自由了,但地球竟只是我第二個萬年的牢籠!」

  「我說過了,萬年;你有萬年的時間找尋能量,你卻沒有這麼做。」

  「你以為我沒想過嗎?博士。我沒有與之替換的能源。」菲斯坦特根的聲音聽著相當的不悅,他的情緒稍有起伏,他們所在的這個房間幾乎為之震動,蘿絲得緊緊握著博士的手才不至於讓自己晃過頭,博士倒是堅定的可以,而且他看起來心情非常不爽。不過,他們剛剛說到了「放逐」,博士放逐了菲斯坦特根?他們互相是認識的?蘿絲希望自己不要太過和他們脫節,她很快開口發問:「你們以前……就認識了?我還以為我被困住的那段時間你們互相……介紹了彼此,所以……」

  「不,蘿絲。」博士低聲地說,就像在呢喃一樣,只說給在他身邊的她聆聽,「他是……菲斯坦特根是塔剎哈星球的塞爾一族,他們性格都是溫和的,只有偶爾幾千年會誕生一個集結了所有塞爾生物心中黑暗的生物體。就像……他們把自己內心的壞東西拿出來,但他們必須處理掉那東西,所以就有像菲斯坦特根這種壞蛋出現,然後被殺死,獻出生命與邪惡埋葬。」

  蘿絲驚訝的摀住了嘴,「他生來就是……為了死亡?」

  那所謂的溫和,仍舊有需要為之犧牲的殘酷伴隨。博士繼續說著:「一般來說這就是他們所謂的傳統,就像地球上某些國家在過往也是用人命在獻祭。總之,菲斯坦特根在他母親的幫助下逃離了塔剎哈星球,在外頭搞起了什麼宇宙海賊,最後被我趕進了真空間中。」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我不清楚……在我還不是『我』之前,已經很久了。」

  「久到你並不明白的漫長,博士。」菲斯坦特根說,他的聲音此時此刻聽起來卻又如此的可憐,蘿絲感受不到任何他真的是個很邪惡的生物。博士瞪著空蕩蕩的前方,「雖然是很久了,我可沒久到忘了你們曾經是有過身體的,你還不快獻出你自己的模樣。」

  在那一剎那,菲斯坦特似乎完全的不見了,這同時蘿絲看見自己抓著博士上衣的右手也不見了。「不……」蘿絲恐懼的低鳴著,她如果就這樣離開這裡,博士該何去何從?她無法扔下博士。

  博士總是能聽見她的聲音,總是,因此他一回過頭,他也看見了蘿絲的模樣。「不能拖下去。」博士不高興的說,他的手過去嘗試碰碰看那隻右手是否還有實體──他撲了個空。

  「菲斯坦特根,告訴我你掉落的飛船的準確時間點。我有太多疑問想要你一一說明清楚,我總是會有時間這麼做。但這回真的不行,我的夥伴現在有生命危險。」

  可是菲斯坦特根依舊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他的舉動惹火了博士。「我覺得除了人家對我敬禮和拿著槍實在是很煩之外,沉默著不回答我的人也讓我火大。」博士咬牙切齒的說,「菲斯坦特根!我甚至不再跟你計較你奪去了我族人的生命作為你們飛船的能量的罪過,快告訴我你在哪個時代墜落的!」

  「什麼?」蘿絲嚇了一跳,「博士!你說他用……時間領主的生命作飛船的能量?」

  「沒錯,他的確如此。」博士低沉的說,他看著正在回憶往事,「所以他才被我送進真空間裡。他殺死了五個時間領主然後奪取他們體內的能量──他們都是我的朋友,我那時候甚至只有一百二十歲,我還只是個少年,他帶走了我的玩伴。」

  她並不能阻止博士去回想他的過往,他幾乎是用戰鬥來緬懷昔日的友人,他一直都是被留下的最後的一個,他的心痛無人能及。她能做的只是陪伴著他,看著他心碎,然後她也跟著心碎;看著他大笑,然後她也會跟著大笑。

  到現在她還是不能明白那個女孩,和她長的一模一樣的女孩對她所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她期望與他永遠的在一起,而她獲得了那個選項,但他卻……不會和她在一起直到永遠?蘿絲凝視著她身旁的這一位博士,她想起在他未變成現在這個長相之前、他即將重生之時,他的眼神看起來極為不捨,極為不甘。但最終他選擇了延續自己的生命,他將自己變成了另外一個他,來好好的陪伴著她。

  上一任博士對她極其的用心良苦,她能感受到他對她的愛,他對她的呵護與寶貝,即便自己再也不存在了,他情願存在於她心中、她的回憶,她的腦海裡,他讓另一個人代替他來伴她,代替他來保護她。

  偶爾她依舊會思念著那頭髮不多、年紀看著著實有點大但是憨厚又溫柔的博士,他也是美麗的宇宙的化身。

  「我很抱歉,博士。」蘿絲輕聲的說,博士只是用沉默來回答她。太久了,那段她不曾參與過的曾經。蘿絲算是差點要酸了鼻子,然後她突然想到了什麼。

  「他說他沒有能量!」蘿絲尖叫了起來,「幾萬年了他找不到除了時間領主種族之外的其它能量,他需要你,博士!在這裡太危險了,他會對你做什麼?博士,我們必須離開這兒。」

  「不,在他告訴我真相,我絕不會離開。」博士固執的拒絕蘿絲的提案,「妳要消失了,我必須阻止那種事發生。」

  「天啊,你能不能就別再嚷著不讓我消失這些話,反正你能夠把我找回來的!」蘿絲大聲的說,她慌張極了,如果菲斯坦特根要對博士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她一定拚上她的全力把那個不見人影的外星人給打得稀巴爛!就算她不曉得應該怎麼做,反正她正在消失!總有一天這個地方的所有人也都會完全消失,可她絕不允許博士消失。

  「你永遠能找到我的,博士。現在,求求你,我們離開這兒。」

  「美麗的人類女孩比起天真的時間領主要懂得人心險惡的多。」

  菲斯坦特根的聲音再度出現,伴隨著一束光照射到博士的身上,在那之前蘿絲被博士給猛的推了開來,她幸免於難,她沒有被那道光芒照射到身體,但博士發出了痛苦的大吼,他被拉的浮在了半空中,他的表情看起來猙獰,他看起來要死了。「博士!」蘿絲尖叫道,「放開他!你這該死的萬年幽靈!」

  「我需要你,博士。」菲斯坦特根說,「只要有你,我又能重新翱翔於宇宙當中,管這什麼破星球的歷史……人類對我來說舉無輕重,他們就和螻蟻一樣被踩死了也無人在乎。」

  「我……在乎!」博士艱難的咬著牙吐出那些話,他的手伸入口袋內拿出音速起子時卻無法握緊它,它掉到了地上。「人類比你想像中還要……重要的多……放開我,你現在所做的事是錯誤的,菲斯坦特根!」

  「我的出生就是個錯誤!」一直沒有現行的邪惡賽爾人大笑著說,房間又震動了起來,而蘿絲拿到了音速起子。

  「我一生下來就該被斬首,但我沒被這麼做,因為我註定就是要活下來!」

  「閉上你那臭嘴,把我的博士還給我!」蘿絲舉起音速起子朝燈光照射過來的地方按下按鈕,小小的起子閃出藍色的燈光,下一秒抓著博士的光便斷掉了,博士直直從至少有兩公尺的地方掉了下來,蘿絲只能接住他的頭不要讓他受傷更加嚴重。她搖晃著沒什麼反應的博士,他滿臉蒼白、冷汗直流,她觸碰著他的臉頰,急得要流出眼淚,「博士!我的天啊、我的天啊,你有沒有事?回答我……博士!」

  「別來亂事,人類女孩!」

  光線又再打了下來,蘿絲抱著博士不願意離開,「離他遠一點!」當燈照到博士的胸膛、照到她放在那上面的手臂時,她整隻左手直接被光線吸收的蒸發了。「不要!」博士也會這麼樣的離開她!蘿絲恐懼的用另一隻手抓起起子再繼續與之對抗,「你快住手!你並不是一開始就想要這麼做,你改變了主意,但我們可以幫你!只要我們回到過去……我們可以幫助你!」

  菲斯坦特根說出來的話語聽在蘿絲耳中是如此的刺耳:「妳沒有能力能夠幫助我,我的一生就是這樣了,不斷的錯誤下去。把博士交給我!」

  「我們可以幫你,只要你別再把蘿絲全給吃得精光。」博士忽然睜開眼睛醒了過來,他如同岩漿般怒濤但是緩慢脹大的憤怒透過視線瞪著光芒的出處,那吃人的光源未再出現,蘿絲喘了一口氣,「你比音速起子還好用,真是太好了。」

  「唉、我可不是『拿著音速起子的博士』,我是『博士拿著音速起子』。」

  「這兩者有什麼分別嗎?你不都還是拿著音速起子!」蘿絲大笑著把博士給抱得牢固,她的心臟因為緊張蹦蹦跳,它強而有力的震動著緊貼著它的博士的一切。

我先說...一天看完一季好像真的有點飆太快來著?
 蘿絲在第七季會重新出現,我怎麼可能再花更多時間來回反覆踱步在第五季和第六季上面?那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被打
 總的來說恭喜我用兩天的時間把第五季跟第六季飆完,呼──第十一任博士,只能說我是對你不討厭不過也不怎麼喜歡就是,中間平衡
 以上,感謝欣賞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