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總之就是DOCTOR跟ROSE啦...不要拆散他們兩個...(哭死
2015-09-07  

【神秘博士】Trying to love you forever.(Part 6)Ten/Rose

BY殺樂

 

  他們幾乎是同時間進入電梯,並且由多娜芬操控、在同一時間電梯轉軸啟動並往上攀升,他們應該不會被停在不同的樓層。畢竟多娜芬說菲斯坦特根希望與他們會面的地點是在整棟──她現在不太曉得這棟建築物她應該稱之為「城堡」還是「大樓」──的最頂端。

  最頂層指的就是「最高的地方」,她應該還不至於分辨不太出來最高的地方跟次二高的地方哪裡不一樣……喔,說不准她還真的分不太出來,它們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過,不是嗎?

  在繼續等候著電梯到達時,蘿絲巡視了一下電梯的寬敞,同時她在鏡子裡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髮飾、儀容,她稍微拉了拉垂在臉邊的瀏海,然後她看見鏡中的自己在對著她微笑,這令她愣了一下。如果說這鏡子和哈利波特裡面那片擁有自我記憶能力的鏡子一樣的話那麼她還真不該表現出吃驚的表情,外星人跟魔法師有什麼區別──她知道她自己有點詫異的張大了嘴巴,但是鏡中的她依舊微笑著,還朝著她伸出了手。

  這就奇怪了,她記得自己並沒有對著鏡子探手。但作為博士的旅行夥伴,她和博士一樣有著勇氣與好奇,對新事物會充滿興奮,即便她並不明白那是否可能會害死她自己……她想她就賭在自己本來就不存在於這個時空,她如果在這裡被殺死的話,博士把時空修補回來之後她應該會重新出現吧?嗯,隨意的猜測、妄想真是恐怖的武器。

  於是蘿絲‧泰勒也朝著鏡面內的她微笑,她碰觸了那面鏡子,接著她被吸了進去。

  是否是她的意識被吸進,還是連她的身體也一起進去了,她不太分得清楚,因為在她進去之後她所看見的全都是黑暗,她不曉得自己身在了何處、發生了什麼事,她希望博士不要太過大發雷霆,有時候他生氣的模樣實在是會惹她發笑,就像孩子般在撒嬌似的。當然此時此刻並不是什麼好開玩笑的時間和地點,她眼前出現了一道亮光,光線刺眼得她閉上了眼,下一秒睜眼時她看見了她身處在彩色、發著光芒的宇宙當中,數百萬顆星星環繞著她,她踩踏在宇宙之上,她如同它們的一份子。她在這裡極其自在、自然。

  她能夠撫摸星塵、漂浮的石塊,她能在當中跑跳又漫遊,宇宙是她的一部份,她是宇宙的一部份。她能感覺到時間的走動,每個星球的自轉、分分秒秒變動著成長著的無盡星際,她能感知到在宇宙中所有的生物,從宇宙的開始至宇宙的末日,她感受到歷史洪流在她胸腔流淌著,感受到這一切的一切不過是流經過她體內,因它們全都圍繞著同一個人,一個更換了自己面容不下十次卻依舊不曾變更拯救世界的行徑的男人,時間領主,博士。

  他曾經有過的其它面容,她看見了,完全不相同,不過他們全都擁有著高尚的節操,他們偉大無比。他們的身影穿梭在無數的時空、無數的角落,他們的足跡遍佈全宇宙,她能看見他們曾待過的地方閃亮著時間領主特有的金色能量,如同她現在被溫暖、安心包圍著的光芒相似,它們在這廣大無邊的世界中閃閃發光,交織成一副美麗的、閃亮動人的畫像。

  而她看的一清二楚,她並不明白這是為什麼,博士──他們如此的美好,如此的迷人。那些光,它們在她的觸碰下可以帶她周遊一次那時候的情況、那時候所發生的所有事,驚險、奇幻,刺激又驚人──所有的一切一切,過去、未來,更遠、到永遠,就是以他為中心:從來就是強大、無人能及的博士。

  她能感受到時間,她卻感受不到時間在她體內造成的影響。畢竟時針分針從沒等過人,飛快的往下一步走去,有時候她知道時間飛速的跳躍進了兩千年之後,有時候她會被拉回五萬年以前,她還不太能控制自己,但至少她沒有……老化?還是退化成小嬰兒?她再轉轉眼珠子,她看到對面有個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朝她走來。

  那是她在鏡中看到的人嗎?就是那女孩帶著她經歷了這彷彿立體影像的美麗世界?這裡真漂亮。她開口想向她自己打招呼,奇怪的是她發不出聲音來,然後那個女孩還是面帶著微笑,甚至靠近了她之後牽起了她的手。女孩穿著白色的衣服,頭髮比她長了些也捲了些,左邊碎髮中綁著黑色的細麻繩吊著一小鐵片,女孩的眼睛在發光,她沒能感覺到女孩碰她的時候的體溫,冰冷?不……溫熱?不……

  女孩正碰著她嗎?要她沒看著的話,她根本什麼也沒感覺到。

  「如果妳需要我,我可以幫妳。」女孩說話了,和她一樣的聲音,一樣的口音,女孩就是她,卻又好像哪裡不一樣?女孩繼續說,她的雙眼直直注視著蘿絲,專心一意的要將她的訊息完全傳達清楚:「聽清楚:妳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妳。妳想要永恆,我也會實現妳的願望。」

  那是什麼意思?蘿絲歪著頭,她用嘴型做出了「什麼」的發音。捲髮蘿絲還是那樣柔和的笑容,令人琢磨不透,蘿絲甚至不確定她有沒有看見自己正在向她說話,雖然那根本不能算是一次「對話」。

  「但當妳選擇永恆之後,妳將承擔的是那人並未會同妳一樣永遠愛著妳的心碎。」

  什麼?什麼意思?蘿絲有些驚慌了,她真心不明白捲髮蘿絲想要和她說的話。捲髮蘿絲張開手臂擁抱了她,將她塞進自己懷裡,然後她看見捲髮蘿絲整個人就像星塵一樣消散在了宇宙當中,消失無蹤。

  接著她重新在電梯裡甦醒過來,電梯在她醒來的五秒內都還是停止轉動,直到她清醒並確定自己在哪裡,它才慢慢的回復速度把她帶往她真正應該去的目的地。

  手錶在博士的旅行當中一點用途也沒有,她不知道在這當中,現實世界的時間走了有多久,只是在電梯終於到頂樓然後門被打開時,博士不由分說急匆匆把她給穩穩的抱住時,她確定她離開的是夠久了。

  「蘿絲!」博士表現的有些激動,他在她耳邊喘著氣,她的眼角餘光看見他幾乎要把電梯的按鈕給全拆得精光。他凶神惡煞的凝視著她的眼睛,「妳有沒有怎麼樣?電梯突然停了,妳還好嗎?」

  看來幽閉恐懼症沒有被治好。的確它也不會因為一個擁抱而痊癒。「我沒事,博士。」蘿絲掙扎著也抓住了博士的手,他就像還沒從驚嚇中回過神的男孩一樣無助,而她……她對她所看到的事情幾乎像是夢境一樣的,它們在她腦海裡消失了蹤跡,但是她記得最後她對自己說關於心碎的話,關於永恆的話。

  「我被卡住多久?我被困在了黑暗中,有點頭暈,我不知道……過了多久。」蘿絲吞吞吐吐的說,她沒有在失去了記憶的那段時刻中感覺到害怕,抑是她也忘記了那些感受?博士氣呼呼的抓緊她的手,瞪著他們前面,「妳那邊的電梯電源突然像是被完全切斷了一樣,我們沒有辦法恢復電力把妳救出來。這種低級的出錯還真是少見呢,菲斯坦特根。」

  菲斯坦特根?蘿絲回過身,她看著有些暗不過大體還是能清楚看清從一端到另一端角落的空蕩房間,這裡沒有任何人,但菲斯坦特根在這裡,因為緊接著蘿絲聽見了反覆迴盪在房間裡用以重疊來說話的聲音出現了:「我相信這絕對是外界干擾,絕非我們本城堡發電的問題。」

  「噢,我可沒看出來,就像是你們故意把蘿絲關在那裡,你們對她動了什麼手腳嗎?」博士滿身刺的得理不饒人,「要是蘿絲發生什麼事,我絕對會直接用我的方法把你們都給解決掉。」

  「博士……」有沒有這麼生氣?蘿絲溫柔的拍了拍博士的肩膀,並將自己的身體輕輕地靠在了他身上,他明顯冷靜了些。

  菲斯坦特根低笑了幾聲,「依舊是如此的憤世嫉俗,滿腔的烈怒與憎惡之火找不到地方宣洩,是嗎?百年在外的旅行也未讓你變得更加成熟,你只重生幾遍?這是第十次了?你仍然年輕,博士。」

  博士對菲斯坦特根對他說的每一句話斥之以鼻,「我覺得我已經活得夠久到什麼事情都知道了,我無需活到一萬多年我也知道有些事能做、有些事是絕對不能做的!你知不知道你幹了什麼?你時空旅行,你把你的飛船砸在還是十九世紀的地球。」

  「很多事情絕非你片面看法便能解釋一切,博士。」菲斯坦特根沉重的說,「我也希望我能回到那過去導正我的錯誤,但是……我沒有能量。」

  「你已經活了一萬多年,你不可能會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到能代替飛船的能量。再說了,回到過去便意味著這個時代的你會被終結。」

  「我很清楚。但待在這裡並非我所想要。」菲斯坦特根說。

真是不好意思其實叔可以更早之前就把文章給發上來
 只不過最近有點忙所以就有點延遲了...
 叔已經把第五季給看完了,這還真是相當的可喜可賀
 總的來說到後面的部分我完全在快轉所以真的相當對不起DW粉們啦(被打
 因為沒有ROSE所以...簡而言之叔就只是在惡補一下劇情看一下博士最近怎麼樣然後又發生了什麼怪事然後ROSE(BAD WOLF)到底什麼時候要出現叔覺得叔已經看得很快了為什麼還不趕緊登場!!(掩面
 看的煩躁(再度被踹
 劇情很有才啦,佩服佩服(到底
 反正我的心就是第一季第二季了,真可惜
 不過第十一任DOCTOR也滿CUTE的就是(沒認真看
 以上,感謝閱讀欣賞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