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總之就是DOCTOR跟ROSE啦...不要拆散他們兩個...(哭死
2015-09-04  

【神秘博士】Trying to love you forever.(Part 5)Ten/Rose

By殺樂

 

  蘿絲睜開眼睛,她沒注意到自己小憩了一會,她在博士的故事中悄悄睡去,本來枕著她肩膀的博士已經成了她枕著博士的肩膀,博士的手輕柔的捧著她的手指,大拇指撫摸著她的手背,然後她看見自己被博士牽著的那隻手呈現透明、穿透了過去,她看見手底下的地板,他們的鞋子,顏色一清二楚。糟糕。

  蘿絲輕輕握住了博士,「它看起來真是奇怪,我的手。」

  興許是蘿絲的冷靜,博士並未作聲。最後因為蘿絲的掙扎於是他也動了動身體,他們分開了彼此,「是緩慢的,我稍微掃了一下。」博士低沉的說道,仍然相當不開心,他嚴肅極了,他描繪著她的掌心紋路,它依舊能被人碰觸到,「雖然掃描沒出什麼結果,但我保證妳會沒事的。」

  這時候馬車停了下來,博士在門打開之後先下了車,蘿絲則在後。她的手小心的拂過「惡狼」的刻字,它們在她的碰觸下無聲的消失在了空氣中。

  這個城市的天空是七彩的模樣,分辨不出是白天還是黑夜,他們頭頂上有不少的飛船在空中航行,穿越空間來到地球。燃燒著自己的星星點綴著越發的迷人,蘿絲看的目不轉睛。無論他們此時所待的這個時空是否是不該存在,它們美極了。

  他們眼前也如同一個小時前他們在雷丁所看見的場景相似:十九世紀,馬車、穿著舊時服裝的人群;木製版房屋,高掛著的彩旗與賀條,除了他們眼睛所及不遠處和這樣的城鎮完全搭不上邊的華麗白色城堡。它們高聳、巨大無比,莊嚴、雪白,美麗又動人。蘿絲不禁為那棟建築物發出讚嘆,「那真是漂亮……我們是要去那個地方吧?」

  博士板著一張臉,「與十九世紀末完全不搭嘎的巴洛克風格……我們是要去那個地方。」

  「嘿,你的眉毛。」蘿絲說著伸出手點了點博士的眉心,「它們就像毛毛蟲一樣,皺得能夾死蚊子。」

  博士挑著眉毛撫撫額頭,「不,它們只是──」他想了一下,「等著夾蚊子。」

  「哈,我都不曉得那是什麼意思了。」蘿絲開心的笑道。她希望博士對新奇的事物抱持著好奇和快樂,不微笑的博士是很危險的。

  抵達這之後反倒再度成了博士急迫的想要解決掉錯誤而蘿絲想要好好逛一下這個地方。「瞧瞧,他們賣烏龜肉!」蘿絲興奮的說,博士只是扁了扁眼,「那只是長的像烏龜的生物,牠們是可以食用的,肉質滿不錯……就像,鱷魚肉一樣。我們可不可以就直接到我們的目的地去?我們真的──沒有時間。」

  「等你把這時間軸更改回原本的之後我們就真的『沒有時間』了。」蘿絲不大服氣的說,「我很好,博士。我想要繞一繞這兒,這沒什麼。」

  「這的確『沒什麼』,因為要消失的人是妳自己。如果是換做我呢?當然這並不會成立。我是說,如果是我要不見呢?妳該怎麼做,蘿絲?」博士憂心忡忡的說,他的聲音不自覺放大了些,他整張臉寫滿了焦躁和不安,他站在離她較遠的地方,因此她能完整看清他獨自待著的時候那孤獨、脆弱。他相當的高,但他瘦、看起來無助又可憐。他的大眼瞪著總是靈活的左右轉動,現在他卻只是做到緊緊盯著她不讓她離開自己視線就很吃力了。

  也許事不關己的她真的錯了。蘿絲輕輕抿了抿唇,她是頗沒有自己真的要消失在世界上的自覺,她回到博士身邊,她站在他面前,凝視著博士緊閉著的薄唇,她的手滑過他的臉頰,她還是給予了他一抹微笑,她會一直跟他在一起,對他滿臉笑容──永不改變,因為這是她僅有唯一能給博士實質上、他用自己的雙眼能看得見的「我愛你」。

  無論他是否能理解那當中她所想要表達的那一層意思。

  「真抱歉,讓你擔心了。」蘿絲說著挽住博士的手臂並接過了他手中的手杖,「那我們直接過去那兒吧?你覺得呢?」

  「蘿絲……」博士整個沒轍的小聲抱怨道,「不要這樣跟我撒嬌,我不想向妳妥協。」

  蘿絲笑嘻嘻的更拉緊著博士,「那就不要妥協呀,多容易。」

  「要容易的話我會需要這麼努力嗎?」博士沒好氣的說,「我們……不能逗留。」

  「喔,所以我才說你想這麼做多容易。」蘿絲偷笑著拉著博士和她一塊向前走,欣賞著透明店面的櫥窗內擺滿著各式各樣光只是用眼睛看也沒辦法幫助大腦分析的怪商品。博士難為情的嗯嗯啊啊了一陣子,「我多數時候希望我能對妳有求必應,這是一種責任!」

  「我可沒說你不貼心。」蘿絲很快的澄清道,「對了,我剛剛才在想……你知道的,人們消失的時候是連人帶衣服都被帶走。如果我也是這樣子,這項鍊會不會跟著我一塊不見?說不準你能用它重新追蹤到我?看看我被送到哪兒去了。它掛在我身上呢。」

  「恐怕不行,因為那項鍊是我的。」博士回答,「但我很高興妳提出這個問題,我也滿想知道消失了的人們是否真的就完全消失不見嗎?還是說他們只是被送到了另一個時空,然後全體等著被洗掉記憶送回原先的世界去?嗯……值得研究和探討,太棒了。」

  博士又充滿熱情。

  然後蘿絲想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那不太恐怖了!我身上這衣服也是你的呀,那我不見的時候我就沒有衣服可以穿。」蘿絲玩笑著說,覺得有趣不已,「然後我回來的時候我會一絲不掛,那太過了。」

  「在那之前我想我應該能夠找到妳。然後:我們可以不要再討論妳不見之後的事情,因為那是不可能發生的。」

  「所以我們才要討論?」

  「嗯……我不能否認妳說的話。真是荒唐。」

  沒過多久他們就進入了城堡的大廳。就如同他們所看見的十幾棟建築物,進到城堡裡面之後空間、模樣完完全全就是先進的金屬模樣,千奇百怪的人類和外星人都在其中走動、交流。

  「我想要大樓裡有小商店,難道這有很困難嗎?」博士巡視了所在地一圈之後大聲的抱怨,蘿絲扯了扯他的衣服,「嘿,別管那商店了,你又不缺他們販賣的東西──有人盯著我們看,然後她現在要走過來了。」

  說遲快,有個身形是人類女性的人用著不屬於人類的速度迅速的靠近了他們,在博士把視線從大廳角落的電梯轉回來時,他稍微被眼前的女人驚訝到,「喔、嗨?請問我能怎麼幫妳呢?小姐……」

  「多娜芬。多娜芬,博士。」

  「好。多娜芬小姐……妳知道我?」博士和蘿絲互看了一眼,多娜芬點點頭,她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面無表情、精明能幹的秘書型女孩,「我們幾乎等候您多時了,請隨我上到頂樓,大人正在等您。」

  博士抬著下巴,飛速的思考著這情況的發展方向,「我猜妳口中那位『大人』就是菲斯坦特根了。原諒我沒有在他名字後面加上『大人』這個稱謂,小姐。妳知道我是誰那麼妳就應該明白我並不認識菲斯坦特根,所以我不會在他後面特意加上那個做作的稱謂。好了!」他深吸一口氣,就像在準備把嘴巴裡一大堆的話一股腦全部吐出來,而他也的確那麼做了:「想必你們是有求於我,不可否認你們知道我就是時間領主,所以……你們需要時間領主的力量?還是我的飛船?我的TARDIS的確擁有相當強大的能力能夠帶你們穿越時空,不過我想菲斯坦特根想要的絕非是那樣。嗯……怪了,我怎麼覺得這名字是越來越耳熟呢?哪兒聽過?」

  「博士所言即是,」多娜芬並未被博士的花言巧語搞得暈頭轉向,她主要的職責不過是送博士和他的夥伴進入到電梯裡,興許還替他們按個電梯按鍵,接著就沒她的事了。多娜芬揚著眉毛,嘴角掛著專業的微笑,「菲斯坦特根大人的確是需要博士您本人和您的飛船,我們正將您的飛船運往這裡,希望您不要介意──現在,請隨我到電梯那兒。」

  「喔!這真是無禮!」博士尖叫道,「你們擅自沒經過我同意動了我的飛船,她太珍貴到你們絕對賠不起。」

  蘿絲抓了抓他的後背提醒他,「實話說,不自打嘴巴是聰明人的做法。」

  「唔。」博士愣了一愣。

  他們同意前往電梯入口,多娜芬在電梯門打開時擋住了要一起進入的兩個人,「我們大樓電梯有安全掃瞄系統,必須一個人搭一台電梯才行,希望您不要介意,你們必定能在樓上再會合的。」

  有過卡珊卓拉的經驗,博士覺得彼此分開,在大樓裡、奇怪而且不熟悉的大樓裡,不慎妥當。他稍微抓緊了蘿絲的手,表現堅決,「不,她跟我一起,我需要她。」

  「博士,這是規定。」

  「你們相當先進了,竟然還設這種鳥規定?我有幽閉恐懼症,這你們就不曉得了吧?好、這事沒得商量,我和蘿絲,兩個人,謝謝。」

  多娜芬依舊沒有讓步,她讓人感覺不到情緒或者其它的想法,「規定須遵守,博士必定了解入境隨俗的道理。」

  他們當然知道,他們換上了衣服,更「入境」的發現這個時空的破洞。蘿絲拍拍博士的肩膀,「怕什麼?你趕緊把事情解決了就是。」

  「蘿絲。」博士還是猶豫不決,蘿絲給了他一個擁抱,「這能治好你的幽閉恐懼症。我們樓上見了。」

  博士緊緊摟著她。

第三季我看完了!!!(灑花
 簡單來說就是一直在按快轉(被打
 覺得不開心,看完第三季的時候.........RAR
 因為看的很痛苦
 然後看見第四季ROSE有出現,正在做好心理準備繼續看下去....
 以上,還是很喜歡這兩個人,最愛他們了

 

感謝觀賞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