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總之就是DOCTOR跟ROSE啦...不要拆散他們兩個...(哭死
2015-09-02  

【神秘博士】Trying to love you forever.(Part 4)Ten/Rose

by殺樂

 

  對於要消失這件事情,蘿絲滿意外自己的表現頗冷靜的。她並非想要刻隱瞞博士,在他們離開餐館之後她再看著自己的手,那些隱形的狀態就消失了,她想嚴重程度還無須向博士做特別報告才是──作為人類的大腦,她怎麼可能知道是怎麼回事?說不定下一秒不見的是她的頭呢?有點嚇人──博士顯然並沒有注意到。不過她知道博士最終會發現的,博士總是無時無刻的關注著許多怪異的現象。

  他會生氣嗎?他會情緒失控,因為就在剛剛她朝他撒了個謊,在他向她懇求信任之時。

  走在路上,他緊握著她的手,他們彼此的體溫傳遞著很是舒服。

  而如同博士所說的,他們能夠搭乘的交通工具就只有汽車或者是馬車,這對蘿絲來說並非很好,她可以說在和命運、和時間賽跑,停止這一切的錯誤於她來說她比博士還要更加的急迫。「所以我們……得花很多時間才能到那兒去嗎?」在博士準備把她給牽上馬車時,她捏了捏博士的手,引起博士的注視之後她擔憂的問道。博士眨眨眼睛,他能看出蘿絲內心嘗試隱藏起來但依舊些許顯露在臉上的憂煩與匆促,他的手指在遲疑了0.8秒之後撫摸上她的臉頰,也回捏了捏她的手心,「這看起來是馬車,但它們的原形還是相當快速的交通工具。不用擔心,蘿絲,我們很快便會抵達那高塔的。」

  「是呀。」蘿絲點點頭,看起來鬆了口氣可依舊緊繃,她放開了博士然後坐進了軟墊上,博士這才鑽入車內,待在了她的對面。他的棕色眼睛凝望著她,他嘴巴一開一闔,說:「所以……怎麼了?」

  很多事情她希望能藏著他直到事情結束,她並不願有更多的煩惱去糾纏著他,她有能獨自承受的能力。只是,想隱瞞著不讓他發現的這類希望總是特別渺茫。她說過了,博士是這個世界上最為敏銳的生物,博士一定會發現什麼不對的苗頭。

  「沒有。」蘿絲下意識舔了舔嘴唇,她給了博士一個不太自然的微笑,「只是在想……在這個時代我們能待多久。」

  蘿絲看見博士瞇起了眼睛,她因為他那樣的舉動緊張到連呼吸都給它忘了,然後他揚了揚眉毛,快速吸吸鼻子,把視線看向窗外,他挺起胸膛,伸手用力拍打前面,「好啦,出發囉。」

  這真是強烈的暗示,博士肯定察覺到她有話不說。蘿絲在心中嘆了一口氣,馬車向前顛簸了幾下之後穩定,他們周圍的景色開始漸漸的加速遠離他們。

  在車上他們相當的沉默,車夫說至少要一小時的車程才會到,這期間蘿絲兩眼無神的看著外頭,因為博士還是盯著她。他想要她棄械投降,對於此類問題她的持久力是他明白的短暫,一個小時她是絕對堅持不了的,他相當有自信。蘿絲眉頭皺的死緊,她咬咬牙齒的臉部肌肉動作很明顯,她需要時間,但現在顯然時間成了她最大的障礙。

  博士伸出手時她沒有注意到,她有點沉靜在自己該怎麼解釋的這件事上,他的指甲滑過她的臉頰時她抖了一下,他輕輕的把她的落髮鉤至她的耳後,動作既溫柔又美好,他在給她施加壓力,簡直無法言語,這真是……

  蘿絲受不了的抱著臉大笑了起來,奇怪的僵持氣氛立刻被打破了,博士滿意自己又再度獲勝的雙手抱胸驕傲滿滿,「好了,這實在是很幼稚──」博士也笑的很大聲,「妳正在把一個九百多歲老人的超級智商給拉低!」

  「這就是我的能力,博士。」蘿絲笑的上氣不接下氣,她的手向他伸過去時他幾乎是反射性動作的也探出了自己的手,她瞧著如此美妙的互動,她過去抱緊了他。

  在疑問被提出之前,博士也摟緊了她。他們沉落在彼此的溫度和呼吸、氣味當中,直到她被抱得實在有點喘不過氣,她鬆開了一點力道,但她沒放開他,「我很抱歉,博士。」

  「妳有妳的理由,我就只是需要多花點時間在妳身上,這沒怎麼困難。」博士笑著撫摸她的後背肩胛骨和她的頭髮,「而且我聽見妳的道歉了,我們可以一筆勾消;但這並不包括妳的秘密,我得先聲明。」

  「我知道。」蘿絲深吸一口氣,她勾著嘴角,「我只是不曉得該如何和你說起才好。」

  「妳會找到方法的。」博士鼓勵著她,他說話的時候氣息細微的吹拂過她的脖子,她想起和上一任博士的旅行中遇到的樹人一族,那真是有趣極了。

  蘿絲閉上眼睛,「你說過歷史是不能被改變的,對吧?」

  「相當正確。」

  「如果過去被改變了,未來也會變得不一樣。」

  「妳的重點是?」

  「我要消失了,博士。」蘿絲低聲的說,很冷靜,「漸漸的,並不快。但我不曉得會是什麼時候。」

  博士猛的把蘿絲拉離自己身邊,他滿臉錯愕的瞪著她,他的雙眼晃過驚駭與憤怒、恐懼,他的手抓得她很疼,她只是一聲不吭,看著博士大大的眼睛棕色的瞳孔,「就是……我不該存在在這裡?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你總是有很多用詞呀,博士,我的大腦卻永遠生不出一個能拿來用的。」

  過了一下子博士還是沒有講任何一個字,蘿絲不確定博士這樣子的反應是因為他完全沒有預料到這件事的發生?還是他在觀察她的變化?不管如何,他這樣不發一語的沉默令她心慌不已。她並不希望自己不見,她還沒有……愛夠他。

  「博士?」蘿絲的臉稍微湊近了他,端詳著他、擔心著他,「說點什麼,你怎麼了?」

  她並非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她只不過更在乎他的。

  「我竟然遺漏了這點!該死,詛咒那菲斯坦特根。」博士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慌張,他看來很不敢置信,「不屬於這裡……喔、天啊,蘿絲。」博士立馬又把蘿絲重新塞回自己懷裡,他焦躁不安,彷彿下一秒他就可能會失去她,而她想……的確有這樣的可能性會出現沒錯。

  「我答應過妳母親要讓妳平安的,我們必須用最快的速度解決這件事情!」

  「這聽起來像是你的錯?博士,你讓我覺得無奈了。」蘿絲沒好氣的說,「我目前還活著呢,而且等事情結束之後我還是會變回來呀,就像你之前一樣。」

  「這是肯定的……嘿、等一下,妳的話說得好像我在處理完這些瑣事之前會讓妳先消失不見似的──我可不會讓妳出了什麼岔子,潔琪會殺死我,那種我無法再重生的『殺死』。」博士膽顫心驚的說。盡管他們遭到了必須分開的恐懼,他們並不是第一次被迫分開,遭受生命的要脅經驗也是層出不窮,他們總是想辦法撐過來了,必要時刻他們能夠拯救彼此。他們並不會去細想下一次再遇到危險時他們無法獲救,危難來臨當下他們會面對挑戰並且牽著彼此的手說「來吧!」。

  這回他們也是擔心著,可惜冒險精神和興奮之情依舊是占據了最大多數的旅行成分。「只是沒想到在平行世界沒有我、在這兒竟然也沒有我!難不成我爸跟我媽兩個人沒有相遇嗎?還是說生出了另一個蘿絲‧泰勒了?」蘿絲咯咯笑著,她和博士互把自己的手放在對方手掌心裡守護著,他們總是照看著對方的安危。

  「喔……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個蘿絲‧泰勒真是讓我驚恐。妳就是獨一無二呀,蘿絲。」博士玩笑般地說,蘿絲當然也回答了他的話:「你也是,博士。獨一無二,我的博士。」

  然後在博士能夠回應之前,蘿絲給了自己的手指一個吻,她掀起了博士的帽子,把她的手指黏在博士的額頭上,她笑得非常美麗而且柔和,「看看你,我們真是一點也不孤單。」

  博士的嘴巴成了O形,接著他的雙手向是早就有所預備、對這樣的舉動一點也不陌生,他捧著蘿絲的下巴把自己的嘴唇貼在了她的額頭上,「這才是親額頭,別告訴我妳連這都不懂,我有教過妳!」

  「那根本也不能算是你,那是上一個你。」

  他們打打鬧鬧的,一個小時會很快就過去了。蘿絲瞥了眼博士身後的馬車門板,那上面小小的刻著「惡狼」的字體,她擰起了眉毛,然後被博士依偎著她的舉動打斷思考。

  「我會拯救妳的,蘿絲。」他喚著她的名字,他喜歡叫她的名字,這她自己發現了。蘿絲任由早不知何時已經坐在她身邊的博士把他自己的腦袋放在她肩膀上,那裡面是乘載著九百年來的孤獨。蘿絲拍拍博士的臉頰,另隻手把玩著博士堅硬的高聳黑帽,「這是我們都知道的事實呀,說點我不知道的來聽聽,博士。」

  她也喜歡叫他的名字,那充滿著全宇宙也無法比擬的無限美好的稱謂。博士因為她說的話陷入了沉思,「喔……妳這麼挑戰我?我可是能告訴妳關於你們那個時代製造出來的鹽巴所有的化學成分。」

  「這是在擺顯著什麼聰明?你覺得說那些能滿足我嗎?該更驚奇的東西,博士。」蘿絲輕輕地笑著說道。

我發現第三季沒ROSE之後我根本完全是用跳著在看的,請原諒喜歡這部戲劇的客官們,我根本看不下去沒有ROSE卻常常被人提起的ROSE的DOCTOR WHO
 本人已死....(被揍
 感謝觀賞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