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總之就是DOCTOR跟ROSE啦...不要拆散他們兩個...(哭死
 

《【神秘博士】Trying to love you forever.(Part 3)Ten/Rose》

BY 殺樂

 

  穿越時空是禁止的,無論是何人都沒有資格去改變歷史。而無時無刻還是有心懷不軌的人妄想去撼動世界上最偉大的事物。這時就是由時間領主:博士來拯救世界了。蘿絲當然在每一次的浩劫過去都是如此這般的想到,她覺得他們能夠穿梭在宇宙各個角落去拯救生命是一件相當偉大、荒唐,但卻驚奇的事情,儘管並不多數人明白阻止了那些可能會造成慘烈結局的壞事的救世主是誰,而那人也並非希望有人給他名留青史……她,蘿絲‧泰勒,一個活在二十一世紀的不多數人其中之一,她將博士所做的一切刻劃於心中。

  她嘗試寫成小說,她和博士的每一次奇遇,或者是日記──她從不這麼做,她並沒有那麼勤勞,所以想當然爾最後她放棄了,真是可惜──她的存在本身就是博士一個活生生存在著的證明。她的記憶、她被塑造成的現在模樣,她的成長、她所經歷的每一切事物,她就是時間領主:博士活著的證據。

  有時候她的確會自以為是的這般想到,她對自己感到驕傲時通常都是博士為她感到驕傲時,這聽起來真可悲,她就是一個只為他的肯定而肯定自己的女孩。也許她真的冒失,滿常時候劫難會發生是她一手促成的,但他總不怪罪她,輕聲的跟她說這一切不是她的錯,只要她的一句道歉他能夠把所有完整、完美的修復好;她想她是懷念上一個博士,她第一個愛上的博士,她會為了他的安危放棄自己的生命,至少在那當下她覺得這等交換非常的值得。

  也許她的出生並非是因為他,但她想她的活著就是為了遇見他。

  而現在……蘿絲‧泰勒翻動著自己的右手,她的左手拉著博士,要不她應該會兩隻手一起看。她的身體有一半輕輕靠在博士的身上,她只是用這樣的方式和博士表達她對他現在所做的事沒有太專注,反正最終他會盡心盡力的向她解釋。博士忙碌著在和別人談論關於飛船、幾千年前、其它她是一聽就忘記了的不少名詞。

  那個令人值得紀念的名字:菲斯坦特根。她每過一個街幾尺內就會看見他的名字,她理當然有記起它們。

  「非常感謝你──我收集到了不少的資料,蘿絲。」博士終於把臉轉向了蘿絲,蘿絲收起了自己的手,博士並沒有反對她這般依賴著他。

  「讓我們瞧瞧你都打聽到了什麼吧?」蘿絲離開博士身邊,離開那個舒適的角度和溫度。他們還是回到了原先最開始進門的餐館,那個什麼飛船──別再問她外星人的用詞了,這真的很好笑,她就是記不起來──他們離那兒不遠,點餐的時候接待者不是最先的那個女孩讓蘿絲鬆了口氣。

  「飛船掉落的地點離這裡有一段距離,那個地方現在建成了一座大樓。但基於這該死的節慶,我想我們必須坐馬車過去。或者坐車子?反正我想要用最快的速度抵達那邊。詭異的慶祝方式。」博士咬著一塊炸雞番茄三明治含糊不清的抱怨道,蘿絲的盤子裡則是有著香氣四溢的熱燙蘋果派和健康清爽的沙拉,它們就是人類在吃的食物。博士繼續說道:「這兒確實是相當的進步,千年來能發展成這樣是該讚嘆,整個英國幾乎成了所有外星生物造訪地球時必經過的地點,經濟是全球之冠。喔、就是有點像是機場,蘿絲,只是只有一個地方。」

  「沒有外星人嘗試要佔領地球或者是入侵地球?」

  「在人類用自己的大腦理解到太陽不是繞著地球跑之前,他們就有了宇宙中有生物的認知,不──這裡甚至沒有那個,火炬木的存在過,菲斯坦特根把宇宙秩序整頓得很好。另外,沒有人會拒絕觀光客來這裡花錢吧?真是和平呀。」

  「認真的?」蘿絲驚訝的說,她也吃起了自己的蘋果派,「喔它們真棒、這奶油。」

  博士若有所思的點著腦袋,專心的在腦中思考著很多事情,「他們真的把歷史給篡改的太過了頭,一千多年……修補這又是一項艱巨的大工程!蘿絲‧泰勒,妳願意隨我到各地去整修這一切嗎?」

  「我向上帝發誓:不容置疑。」蘿絲快樂的笑開了嘴,「你要不要嘗嘗這蘋果派?我是沒看見菜單上有香蕉派。」

  「香蕉是上個我喜歡的食物,不過我也不是很排斥香蕉。」博士小小的辯駁了一下,他張開嘴咬住了蘿絲手裡的蘋果派,將它們仔細的在嘴裡嚼了嚼、讓味蕾全感受了一遍後才吞下肚,他讚嘆道:「喔──真是個好東西,美妙。舌頭的構造太奇妙了,蘿絲。」

  蘿絲被博士竟是稱讚舌頭不是食物的俏皮模樣給逗笑了,她伸出右手意思性的遮一下笑臉,然後她的視線飛速的瞥了眼手心。「所以,」她說,再咬上博士咬過的地方,博士盯著她,「那個菲斯坦特根,他才是那個最初攻佔了地球然後把地球據為己有的外星人。」

  「真是優秀,妳說到重點上了!」博士大聲的說,這吵雜的飯廳也沒能蓋過他的大嗓門,「人類正在被外星人領導著……我當然沒有什麼種族歧視,我也是個外星人呢──但還是不對,即便此時相當和平。這裡的人類還是擁有最大權限的自由,他們能跟外星人通婚。」

  二十一世紀的年輕女孩被博士後面那句話震驚到了,她看著博士又拿走了她的蘋果派,「你說……人類跟,外星人,結婚?生孩子?這可能嗎?」

  「妳看看妳的周圍,蘿絲,」博士說,「他們多數都是混血的,就像卡珊卓拉說的一樣,人類可以跟外來種交配生子,只要後代還是健康而且沒有智商或者身體缺陷的話。人類是很漂亮的生物,管他純血的還是什麼。我們也到過了不少地方,這種事不稀奇。」

  「是啦,只是我還沒在真正意義上見識過『混血人類』,比較沒有真實感。」蘿絲感嘆道,「難道外星人都長得跟我們人類一樣嗎?博士,這很奇怪呀。」

  「妳又說到點上去了,蘿絲。他們外星人其實外面是套著一層叫做『人類皮膚』的模塊,無論是高矮胖瘦,都能擠進模塊裡面,做出自己想要的外表造型,然後成為人類。」

  「這樣就變成了人類了?」

  「當然不,」博士喝了一口紅茶,低聲的說不熱的茶品來真是噁心,他把杯子放回桌上,「他們裡面還是外星人,只是外表是人類會比較容易……嗯,妳知道的,傳宗接代。沒有套上模子的小朋友就有些像外星人了不是嗎?」

  蘿絲定睛朝每個客人身上看去,她看到不少長相酷似人類的外星小孩,「那怎麼會有這種模子呢?所有人都能成為人類了。」

  「這就是菲斯坦特根值得被紀念的某一個理由:創造了人類模塊。再某一個理由就是他給予了城市知識、智慧和先進,然後就是:他到現在都還活著。」

  「是有幾歲了呢,他活好久呀,比你還老。」蘿絲說。

  「世上多的是比我還年邁的。」博士翹翹嘴唇,好似不服氣自己在蘿絲眼中他被比下去。

  「我能幫妳再叫塊蘋果派,因為妳的被我吃光了。」

  蘿絲伸手過去擦擦博士的嘴角麵包屑,「那就為你叫塊派吧,我想吃你的三明治,那看著也不錯。」

  他們最終還是再叫了幾樣菜,「吃飽喝足之後就上路,蘿絲。」博士開心的說,「我簡直等不及要把這件事情解決掉了,我還有好多好多地方想要帶妳兜兜繞繞。」

  「真高興你總是在為我著想。」蘿絲燦爛的笑了起來,博士露出了有些窘迫的表情,「妳知道我們從來沒有太多時間,拯救宇宙每次都比我們兩人真正『玩樂』所花費上的時間還要多。」

  她知道的,她一直都知道,她的時間再長也永遠不及他人生的一半,最終博士會將她封存在自己的記憶當中,最終她會成為博士的回憶並隨風飄散,這就是她最終的永遠。

  令人心碎的,這趟旅程最後任誰都明白的淒美句點。

  「不錯。但它們依舊是美好的旅程。」蘿絲笑著說,也許她突然想到太過悲傷的事情,她的笑臉比較沒有那麼陽光、亮眼,她怕她的博士發現了,她想她掩飾的還不錯,自我安慰著,因為博士的視線從吃飯開始就沒有自她身上滑落到其它地方過。蘿絲尷尬的拿起了水喝幾口,順順喉嚨,「來吃吃這三明治吧。」

  「妳心不在焉,蘿絲。」後來博士決定點明她的狀態。她心驚了一下,「多愁善感總是會三不五時跑出來,我是個女人,博士。」蘿絲玩笑般輕快的回道,「我的腦袋瓜……我想的東西也許沒你複雜,但也是塞了不少在裡面,有用的、沒用的。」

  「也許吧。」博士也些許煩躁的說,他對蘿絲隱瞞了他一些事情覺得心浮氣躁,「妳不該對我有秘密對不對,蘿絲?」

  這幾近懇求的誠懇話語蘿絲聽著卻險些被激紅了鼻子,她趕緊搓了搓它,「喔、我親愛的博士,我怎麼會做那種事呢?有那麼多的問號我都來不及問你了。」

  她安撫他的笑容成功平復他的心情,他點點頭,相信了蘿絲,「那我要享用我的蘋果派了。」

  蘿絲轉過頭,她的左手掌彷彿變薄了一樣的隱隱約約透明了起來。歷史從過往被改變了,表示曾經該存在著的人、不該存在著的人都會像轉盤一般被洗的乾乾淨淨,錯亂無章、毫無規則可言,然後……

  蘿絲‧泰勒在這個時空中她被認定成了不該存在著的人,她身為博士存在著的證據在慢慢被歷史抹滅、驅逐掉,因為她不被允許活著。

我終於鼓起勇氣去看第三季了,這真是可喜可賀
 然後如同別人所說,DOCTOR真的不斷的向第三季女主提起ROSE已經讓我心碎了...
 天啊,雖然說人家老虐DOCTOR,但是看著DOCTOR脾氣火爆到一個極點然後別人一提到ROSE自己就敏感到不行,我只想到在另一個平行世界生活著的ROSE又怎麼樣呢?ROSE也同DOCTOR般思念著他,這比牛郎織女還煩人!!
 對!煩死人了,我要繼續寫下去(被打

 

以上,感謝觀賞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