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總之就是DOCTOR跟ROSE啦...不要拆散他們兩個...(哭死
2015-08-31  

【翻译】《From Skin To Lips》by:Silversnikle

TAT

Girl's virus:

  渣翻的一篇DW的同人,这篇其实像个回忆录,记录了Rose和Doctor感情的所有经历。甚至最后和人类博士在一起的桥段。这篇作者写了个美好的结局(他/她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有灵感来源的,想知道的可以戳进原文看看summary。

  因为翻译经验很不足,我自己也差点被绕晕了(捂脸)。可能会有很多不准确的地方,请指教(低头)
 

等级:普通观众

类别:BG文

关系:

  The Doctor (Doctor Who)/Rose Tyler

  Ninth Doctor/Rose Tyler

  Tenth Doctor/Rose Tyler

  Tenth Doctor (duplicate)/Rose Tyler

人物:

   The Doctor (Doctor Who)

   Ninth Doctor Tenth Doctor

   Tenth Doctor (duplicate)

   Rose Tyler

附加标签:

  宇宙论——灵魂伴侣

语言:英文

发布日期:2015-06-25

   

  在Rose Tyler的一生里,她厌恶听到自己的名字。但谢天谢地,母亲总在她惹祸时将她的中间名包括在内一起说出来。幼小的Rose惊恐地盯着,当青梅竹马的Mickey和他的新交道别后,他爬上了她母亲车的后座。

  她最后说的话让他沉下脸来,Rose知道为什么。

  “你永远是我最喜欢的人。”

  当汽车开动时,Rose上前拉着他的手。他们彼此交谈并承诺绝不对另一个人说“他们”。这不是因为他们不想成为灵魂伴侣,而是他们从不想失去彼此。

  Mickey不再叫她Rose,而是称呼她为Rosie,尽管她的姓和“大腿”发音相似。

  当Rose成年后,听到老师叫她“牛肠”或医务室里的护士唤她名字时,她不再过分烦恼。直到她遇到了一个长了对大耳朵、穿着一件皮夹克,喜欢呼唤她名字、好像这是全宇宙最激动人心的话语的男人。

  每当陷入危机时,他都会唤她的名字,而她总是尽她所能让他说点其他的话。善意的取笑他、和他打情骂俏,或直率地争吵。她并不在乎,只要他会回应。

  当他说出“我也是”这句话时,周身爆发出万丈光芒,最后只留下一头躁乱的棕发和一脸傻笑的人出现在眼前,她知道他不是消失了。在他还没说出她名字就消失之前,她知道自己没有失去他。后来,当那个穿着衣服看起来瘦的和皮包骨似的小子试图解释自己是博士时,她还不确定自己是否要相信他。

  接受重生的事实后他们继续旅行,Rose经历了许多心跳停止的瞬间。这个版本的博士似乎很享受呼唤甚至更经常、而且几乎是虔诚地唤她名字。Rose一直思索着想告诉他,她曾想听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她的名字,因为……好吧,当她曾听到他说的那句“我也是”将会是最后一句时,就从没想要那天的到来。但如果他认为她相信他们是灵魂伴侣的话,可能会被吓一跳吧。

  没错,他很易怒,也很轻浮,但总能在她确定他收回对她的感情前将她拉回来,即使她已无法想象自己可以再花一样多的心思去爱其他任何人,她不想成为他的压力。所以这个理由足以让她跟随并留在他身边,即便只是作为朋友。她明白要吸取别人的教训,因为自己并不能总是和灵魂伴侣待在一起,甚至有时自己从未经历过“朋友”这个阶段。她感到自己很幸运,可以花这么多时间和博士在一起,即便他们只是最好的同伴。她已经能得到她想得到的了。

  当白墙和寒冷的风滩出现,这些阻隔再无意义。她朝他抒发了自己的感情。如果她能让他予以回应,这就代表他们仍有希望找到彼此。

  但他的话语被中断,在消失前只组织语言说出了她的名字,最后留她孤身一人盯着荒凉的岩石面。

  “Rose Tyler。”这个从她自小轻视到现在的名字,如今终于在她开始明白这些后实现并证明了意义,那就是:“跑!”

  但这还不够,她很清楚的明白他是为了自己。如今分开后他们都活得很好,所以没有理由就要就此结束。在此之前,她曾多次听他呼唤自己的名字,并总能设法再次找到彼此,无论他们发现自己身处何种困境。

  因此她夜以继日地工作,穿越许多星球。为了寻找家,为了寻找他。如果自己找到了他,她一定会毫无辩驳的告诉他,他是她的。这将证明他们的与众不同,比她印刻在肌肤上的单词更为珍贵。

  当她再次与他重逢,他脸上带着大大的傻笑奔向她,她只觉心绪高涨。可是他受到Dalek的袭击跌躺在地,她意识到他还没能说什么。当他再次开口,却并不是呼唤她的名字,但她知道,他不会再离开她了。如今她终于再次找到了他。

  “Rose……”

  她打断他,说了声“Hi”。

  “好久不见。”

  她朝他微笑。所有一切都会好起来,都会好好的。

  他疼痛得尖叫起来,她慌忙恳求他不要死亡,因为如果这样,那就意味着他们的一切都将是她造成的错,那会是更糟糕的命运。但他并没让她失望,设法坚持原样,让Rose几乎不能相信他其实受伤了。一旦等到光明获得救赎,她会花时间慢慢告诉他这些年的故事,如果运气好,她还会让他看自己刻在大腿上的单词。

  但之后他们被Dalek的创造者Darvos所囚禁,而人类博士突然出现并试图让天空重现光明,虽然最初失败了。Rose对所发生的一切露出震惊的神情,因为突然之间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她爱的男人。

  最后Davros和Daleks能被控制,得多亏了令人惊奇的Donna——全宇宙中最重要的女人,她和大家一起把地球重新引回了轨道。当人类博士毫不回避的公然和Rose亲密拥抱时,Rose被这个身穿蓝西装的人类博士勾起了好奇心。而博士也目光坚定的抱着她,好像只要他对这个复制品评头论足,会让人类博士对TARDIS的某些部分产生影响。

  他们三人站在那个寒冷的海滩,Rose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她还没机会展露或向他表达自己要说的话——她把名字刻在了皮肤上。如今,他让她在二者之间做出选择。这甚至还不是一种选择,他并没有给过她真正的选择。因为如果他给了,她一定都会选择:在TARDIS里,三个人一起生活。

  她调整肩膀姿势,说出自己一直渴求的话并等待他的回答,但结果却对他的反应感到非常失望。当人类博士低声在她耳边说出她渴望听到的话时,耳边似充满了挠痒痒般温暖的气息,她不假思索地回应,将他的嘴唇撞向自己。她紧紧抓着他的衣领,从未感到如此幸福。

  TARDIS的声音消失在近乎窒息的虚空里,远离了那份甜蜜,但并不足以完全窒息。当人类博士将手塞进她的手心,她将自己的手也塞了回去。

  她毫不犹豫的给他看了自己用小字母刻上并组成的她的名字。当他察觉出她发颤的手指,在轻声说话前凑上去吻了她的嘴唇。

  “我不会停止唤你的名字,我喜欢你的名字。”她只是不断点头表示明白。“但我承诺只要我们在一起生活,我就绝不会离开你。Rose Tyler。”

  她瞪着他,拉拢他印上另一个灼热的吻。

  许多年过去,他们开始一起慢慢变老。而当初还是婴儿形的TARDIS也已长大,跟随他们一起前往新宇宙旅行,回顾旧地图上坐标的差异。

  当晚年终于来临,人类博士躺在床上,Rose陪伴在身旁。他知道自己无法再坚持下去了,他试图想为要离开她的可能而道歉,但她不听。他的手紧紧裹着她,并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她的手拉至唇边留下一吻。

  不敢再冒时间耗尽的风险,他小心仔细的排列单词顺序,说出生命中最后一句话:“我爱你,Rose Tyler。”

                                                                                  【END】

评论
热度(29)
  1. 趕著去死死的卻也從來不是他們隊(敢死隊)Girl's virus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