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總之就是DOCTOR跟ROSE啦...不要拆散他們兩個...(哭死
 

《【神秘博士】Trying to love you forever.(Part 1)Ten/Rose》

by 殺樂

 

警告:
此篇乃架空,腦補用 (腦補重症患者
最近才萌上DOCTOR和ROSE,而且作者對女主角嚴重迷戀 (被打
博士和蘿絲是絕對,就像有天就有地一樣 (?),
然後作者最痛恨的梗就是「長生不死」、「人神戀」、「一方能活很久另一方壽命很短」、「一方死了另一方卻仍舊痛苦的活著」


博士 (不管是哪一代) 和蘿絲永遠王道,在一起直到永生!


要長生不老就給我兩個人都長生不老,這才是牛頓不變定律 (啥

以上

--------------------------------

  她發誓她決不會放開他的手,因為她知道九百年來的時光中他到底有多孤獨,即便在未來他準備離她而去了,在那令人心碎的最後時刻她仍然會緊緊地握著他的手。

  她知道他有多長壽,有多不死;她知道她有多短命,有多脆弱,她遲遲只能不斷的關心他,她說不出口她有多愛他,有多為他著迷;有多思念他,有多在乎他多過在乎她自己──她心裡所想她不將其自口中吐露,她願能待在他身邊直至她的永遠,直至他的短暫瞬間。

  她凝視他九百年來、見識過最多的歷練與痛苦──艱難──之後依舊天真、只為開心而開心的大大笑容,它們有著他幾乎算是特色的皺紋,之間充滿小孩般興奮的情緒,無論是從一個他變成了另一個他,他眼中的高興、他為她流漏的擔憂,何等的相似,即便他曾說他和上一個他並非同個人,性格、脾氣也完全不一樣:上一個他像個溫柔、有點傻氣卻有著聰慧才智的大叔,這一個他情緒時而起伏顛簸、火爆但卻狡猾大膽的年輕人……他們對她所表現出來的關愛永恆不變,他們是如此的優雅、紳士。

  他們會擁抱彼此,因快樂擁抱,因傷心擁抱;因打氣擁抱,因感激擁抱。她喜歡擁抱著他,擁有著他。她喜歡緊貼著他胸膛上的兩顆心臟,聆聽它們互相並不同步的規律跳動;他溫暖舒服的體溫,他有力的雙手,他把她抱得懸離地面,他們將彼此充滿於心。她愛他的一切,她勾住他的手臂,告訴他就算他沒伸手牽她,她也不會輕易離他而去。

  “我能拯救全世界,可我會因此失去妳。”

  “那就做吧。”

  他的決定,她無比相信、無比信任,她將自己的命交付在他手中,她將自己的心交付在他心裡。

  “我喜歡跟你一起旅行。”

  “我也是。”

  這樣就足矣,這等美麗的告白。

  “蘿絲──!”

  她不要他心碎,她不要他難過;她不要他落淚,她不要他失落。不要為失去她心慟,那會令她再無完全。他好好的,她就能比他還更好,因為他是她的全部。她只希望他平安,一直微笑著,轉著TARDIS再穿梭在時間隙縫、宇宙當中,這世界依舊美好,而他也依舊美好。

  博士,她的博士。

 

  「蘿絲!」

  博士的聲音就在耳邊,蘿絲眼睛還未睜開,不過她首先愣了一下。她在房間裡嗎?但後背的觸感太過硬實,她就像躺在地板上一樣,而且她渾身痠痛。「喔……」蘿絲呻吟了一聲,至少這舉動讓博士知道她正在甦醒並且人算還好、沒事。他鬆了一口氣,「妳嚇死我了。這年頭還沒幾件事能嚇著我,這意思就是說妳真的有點把我給嚇壞了。來,女孩,我需要妳站起來──」

  博士抓起蘿絲的手臂把蘿絲給穩穩的抱了起來,算是有點半強迫蘿絲清醒然後用自己的兩隻腳站好。蘿絲頭昏腦脹的睜開眼簾,看著博士近在咫尺的面容,大大的眼睛、薄薄的嘴唇,有點鬍渣的下巴,修剪的整齊的鬢角……

  「喔,你有頭髮了。」蘿絲伸手揉揉博士的腦袋,笑了一下,「而且滿多的。」

  「妳現在是在跟我玩記憶錯亂遊戲嗎?」博士挑著眉毛,他的手滑在她的腰上輕摟著以防她往後倒去,她身子放軟的時候有很大的機率會往後倒,多次嘗試後他發現抱著她的腰是一個還不錯的防護措施。「蘿絲,清醒一點,剛才TARDIS在穿越到另一個時空的時候撞到了某個東西,害我們迫降了。妳在那個時候的撞擊摔了個大跤,我希望妳的腦袋不要被敲壞了,TARDIS真是個危險的飛船。」

  蘿絲依偎著博士,她深吸一口氣,「我想起來了……上帝啊,那一撞可真是不小力,我的臂力明明還不錯的。」

  「是呀。但這還不是最奇怪的地方。」博士說道,他確認他放開手的時候蘿絲不會「歪掉」,他才真的放開她,跑回TARDIS操控盤前面亂扭亂按──這是蘿絲看著時的感覺,畢竟她從來沒搞懂TARDIS怎麼樣操作。蘿絲捏捏頭皮,她的眼睛還有點在晃,她真的被撞的不輕。

  「最奇怪的地方是什麼?博士。」

  「我最喜歡妳的就是這個地方,蘿絲:妳總是願意不厭其煩的問我問題。」博士開心的說,蘿絲睜大眼睛,她聳聳肩膀,「這我還真分辨不太出來是褒還是貶。」

  「事實是,」博士無視了她前面講的話,他開口解釋道:「時間穿越當中我們可不會『撞到』什麼東西,不會有實體的東西在我們的路線上,就連時間領主們同一時間一起開著TARDIS到你們家也絕對不會在途中相撞,我們走的分別不是在同一段路上。當然如果全擠到妳家那裡的話真的會撞在一起了沒錯。」

  「所以我們撞到了東西?」

  「沒錯,我們撞到了東西。」博士在原本的地方跳了起來,只跳一下,然後他繞過了操控台用輕快的腳步往門口跑去,蘿絲很快的追在他身後,「所以我們落在了某個地方?這個地方和撞到的那個東西有關係嗎?」

  「我不知道,蘿絲。」博士抵達了門口,他的手放在門把上,他在等蘿絲靠近他,「很多東西是我活了這麼久之後仍然無法光靠這樣的歲月去解答的……就像你們,人類!真是美妙的生物,不是嗎?」博士俏皮的笑道,他的另一隻手過去捧住了蘿絲的臉頰,順手摸了她的頭髮一把,彷彿她真的是個非常精緻、在這宇宙中絕無第二的好東西,「好了,蘿絲‧泰勒,讓我們一同歡迎──」

  博士打開了門,在漆黑的TARDIS裡看見外頭的亮光能讓人無法適應的瞇起眼睛,蘿絲這麼做了,接著她看見頂上冒著白煙的車子和十八世紀的馬車掠過TARDIS的側邊往前行駛而過,在這濕漉漉的天氣裡不少路人彎著脖子打量著穿著與這個地方根本毫不搭嘎的兩個外來者,他們的TARDIS就停在石磚道路的正中間,他們有嚴重堵住交通的危險在。

  「唔……好吧,我把TARDIS開的更偏僻些,在這裡太醒目了,而我不想要這麼醒目。」博士這麼說道,把蘿絲給推回了飛船內,他再蹦蹦跳跳的跳回操控區,隨便按了幾下,TARDIS左晃右晃,再度停了下來。

  蘿絲說:「那是哪個年代?看起來像是……十八、十九世紀?十八世紀初?」

  「幾乎靠近了,蘿絲。這裡算是和夏洛克‧福爾摩斯是同個年代的英國!不過我們並不是在倫敦,所以也不會看到福爾摩斯本人──蘿絲,妳知道福爾摩斯只是小說裡的虛構人物吧?」

  「我在你心中的確不是很聰明,只有偶爾會開竅一下──這個我很清楚,但我真的沒有那麼笨。」蘿絲很快的用著不悅的口氣抗議道,「還有我讀過那些書。」

  「不,我才沒有覺得妳很笨,我只是遇到過不知道福爾摩斯是虛構人物的人過。」年輕的博士大聲的笑了起來,他再來到門口,這回他牽住了蘿絲的手帶著她一起開了門,「這樣比起來他們不是更笨嗎?嗯,有夢也是不錯的。好了,這裡是1887年的雷丁,英國的某一處,倫敦的西方,不怎麼有趣的一年,沒什麼大事發生。如果妳要說有什麼偉大的人在這一年出生的話我倒是可以一一說給妳聽聽。」

  「我也記不起來。」蘿絲大大的笑容送給了博士,「所以,我們為什麼落在了這裡?如果這裡沒什麼事的話,說不準我們能去追上那個撞到了我們的東西,還是我們撞到那個東西。」

  「我覺得我們不管是不是故意停在這裡還是意外停在這裡,我們都有理由造訪這個地方。」博士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回答,「即使在時空傳送中有奇怪的東西在,可能還會有點危險……嗯,這裡是個漂亮的小鎮。」

  「那麼為了入境隨俗,我們是否該換件衣服呢?」

  「喔!這真是好的提議。」

  他們相識一笑,又是一個好的旅程的開始。

  在換好衣服後,他們從小巷子裡面出來,把TARDIS留在了原地。「亮色系的衣服相當適合妳,蘿絲。」挽著蘿絲的手,身著黑西裝還有紳士帽的博士調整了一下自己的領帶,「這領帶被我弄得有些緊,妳等一下……」

  「喔……在打了那麼多領帶之後?」蘿絲不禁笑了起來,博士的另一隻手拿著金屬拐杖,他騰不出手。於是她的手指柔軟的伸了過去勾住博士的領口,「讓我來服務你一下,因為你剛剛幫我掛了個玩具項鍊。」

  博士眨眨眼睛,「那可不是玩具,有點類似……追蹤器?只是確保妳不會在這裡迷路,妳是我所有搭檔裡最會亂跑的。」

  「讓你印象深刻了?我想想……這還不錯。」蘿絲輕巧的把嘴唇往博士的嘴唇前湊近了一點,遊玩般瞇起了眼睛,把這些話用很慢的速度說完。要論狡詐,蘿絲‧泰勒並不比博士還要弱。

  她弄鬆了博士的領帶之後再重新繫好,博士在整個過程繃著一張臉有點不知所措,他緊張的時候會面無表情,抿著唇瞪大著眼睛,相當的可愛。蘿絲拍拍博士的胸膛,「這就好了。」

  她眼前的男人微張開了嘴,算是為這呆愣畫下了個句點。「很好。」博士咳了幾聲後說,「我們來逛逛這個地方吧。我想妳也餓了,我們可以找間餐館吃個飯。」

  接著博士自顧自的往前走,蘿絲拉起自己的亮深藍色長裙要踏出一步,她看到前方的博士停了下來,回過頭,他舉起他沒拿拐杖的手朝蘿絲揮了揮,「快,時間不等人的,蘿絲。」

  「你說的沒錯,博士。」蘿絲掛起燦爛的笑臉放下了裙擺任由它們垂落在腳邊被泥濘沾濕,她忙著去握緊博士的手,她沒有時間去理會任何事物。

     



其實我就是那個到了成年經人家提起才知道福爾摩斯根本沒存在在世界上過的白癡......(掩面
第一章,請多多指教,感謝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