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總之就是DOCTOR跟ROSE啦...不要拆散他們兩個...(哭死
 

《【DW||10.5thRose】101010》

心疼了

日間習作:

101010

 

.0.

他从没想过,有这样的一天,他会这样小心翼翼地握着Rose无力的手,手指纠缠着手指,却连一动都不敢动。

她快要死了。

他是知道的,他知道她变得花白的头发、以及遍布脸上的皱纹究竟有怎样的含义——因为他也是。他想,他们都老了,就像是一个奇迹,就这样手拉着手,奔向了生命的终点。

只是尽管如此,Rose还是比他跑得快了那么一点点。

事实上他从没这么庆幸过——你看,他可以看着他得小姑娘安宁地睡去,也可以小心翼翼地握着她的手掌、听着她呼吸的回声在这个宇宙中彻底变成泡沫,他还可以亲吻她的额头,然后为她失声痛哭。

他为这个念头感到吃惊,忍不住失声笑了出来,于是他白发苍苍的姑娘睁开眼睛来,她缓慢地眨了眨眼睛,睫毛的倒影落在漂亮的眼珠上,然后她问,“怎么了,John?”

他摇了摇头,轻轻俯下身吻了吻她的眉心,如同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朋友对他最亲密的朋友甚至是家人做的一样。

这时候他忍不住觉得眼眶有些发烫,只是他抬起头看着她张了张嘴,最后又闭了起来,他的Rose微笑着凝视着他,接着颤颤巍巍地伸出了手。

他诚惶诚恐地接住了她的手掌,而她用手指,轻轻在他的手掌上敲了三下。

第一下,停一秒,接着才是第二下,然而她又等了一秒,直到这一秒的尽头,她才又轻轻戳了戳他的手掌心。

她像是第一次跳华尔兹的小姑娘似的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而他也是,只是他并不知道,这分明是一件滑稽事,可为什么他的眼眶又酸又烫呢?

 

.1.

她叫他John·Smith,又或者说他告诉别人他叫John·Smith。

他不知所措地坐在Rose家小小的沙发上,双手乖巧地搭在膝盖上。Jackie警惕地瞪着他,而作为父亲的Pete则是尴尬地冲他眨眨眼睛。

接着他们三个人一起回过头去看了一眼正在发呆的Rose,他的Rose。

只是他们都没有开口,于是整个画面突然变成了一个漫长的定格,这个来自另一个宇宙的姑娘盯着窗外细细密密的雨水,视网膜上全是那些水渍的倒影。

事实上他并不很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一颗心脏的Timelord?又或者是Timelord大脑的人类呢?他不知道,而且更可怕的是,他甚至开始思考这个大脑里所有的一切究竟属不属于他了——以及这个姑娘。

可是她吻了他。

他忍不住感到有些委屈和恼火,只是尽管如此,他依旧保持着一个无辜又明朗的微笑,这时候Rose突然回过神来,她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仿佛在问你们已经谈完了吗?

于是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了过来,即使他百分之九十九是Doctor,可正是那百分之一,它决定了他永远不会是他。

他无意识地看了看Rose的眼睛,而Rose则像是被烟头烫到的小动物一样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Jackie和Pete惊讶地张开了嘴,而回过神来的金发女郎则是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她摇了摇头,干笑着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她不爱他。

他是知道的,事实确凿,如同一场闹剧。

他失望透顶,恼火异常,甚至想要跳起来滔滔不绝地说上半天和这个星球毫无关系的废话,只是这又能怎样?

他失意地想,或许他好不过一个囚犯,让人看着心烦意乱,那个人——那个创造了他的人不该这么做,他不该成为人,更不该来到这个宇宙里,即使他送给了他们一颗Tardis的种子,又装模作样地祝福他们一切都好。

他分明想和她在一起,但是时间和空间都不允许,这简直就是宇宙级别的最夸张的笑话。

他抿着嘴唇扭过头看了一眼窗户,窗外的雨水还在往下落,就像是那个姑娘不断下坠的心一样——她正在往下落、往下落,直到落进绝望的海平面之下,用眼泪照亮她失望的面孔。

可是他爱她呀,从他成为一个[人]开始就这样了——那个人的记忆、热忱以及悲哀是如此深刻地造就了他的一切。

他想,这不公平,哪里都不公平,对他、对Rose、又或者他们的Doctor。

只是他想,没关系,他还有未来的一个人的一生,正如同Doctor所说的那样,他或许会在这里发生改变,或许他不会再继续爱她,又或者能让她爱上他——时间对于他而言已经不再是一个悲剧性的剧本,它在改变,以他甚至看不清的方式发生着改变。

于是他转过头来,有点害羞地挂上了一个微笑——

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全新的、闹剧一般的、充满绝望的却又是充满希望的新的开始。

 

.0.

他在这个宇宙中老去,几乎没有离开过地球。

好吧,离开过,他道歉。

只是现在他依旧在地球上,轻轻握着Rose的手,她已经那么老了,就和他一样。

他们总是不够老,不能够如同誓言一样陪伴着一个孤独的旅人穿越过一颗又一颗星星;然而他们又已经足够老了,老得可以坐下来,平心静气的说说关于生活、生命又或者爱的一些细枝末节了。

他看着那个给过他一个吻,却再也没有第二个的姑娘,她苍白的头发温顺地散在枕头上,正如同她安宁的睡脸一样。

她太累了,于是又睡了过去,护士站在一边一动不动。

于是这一次,他带着全心全意的虔诚,握着她的手再一次将那个恶狼湾的秘密告诉她。

这次没有什么不公平了,他想。

——作为一个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类、带着垂垂老矣的面孔、愚蠢又虔诚地凝视过一颗星星以及一个少女金色的头发。

他爱她,没有五十亿年后的暗语、没有接近于永恒的顾忌、更不是出于孤独又或者是疲惫,只是作为一个陪着一个单相思了一辈子的漂亮女人的倒霉男人、发自肺腑的最真诚的喜欢。

于是他也偷偷捏了捏她的手心,一下隔着一下,总共是三下,像是跳不好华尔兹的笨蛋,毕竟你要原谅,他们都没等到各自的舞伴。

事实上他是知道的,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可是这又何妨呢?

他现在相信了,那些有尽头的事情,那些关于有限的生命的悲哀与美丽,那些关于日出时分就消失的露珠的欢欣与绝望,还有那甚至比永恒更漫长的爱——

或许正是因为谢幕的时分即将到来,关于绝望、孤独、生命、宇宙以及一切才有了意义。

他忍不住露出一个笑脸,眼泪却落在了Rose的嘴唇。

这一天,John·Smith在Rose·Tyler的死亡证明上签了字,端端正正、工工整整。


END


在圣诞节看完了第二季,在新年看完了第四季……感觉真是酸爽!

祝大家新年快乐ry

 
评论
热度(35)
  1. 趕著去死死的卻也從來不是他們隊(敢死隊)日間習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心疼了
  2. 未名日間習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dream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