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總之就是DOCTOR跟ROSE啦...不要拆散他們兩個...(哭死
 

《【DW||10thRose】Mr.Underwater》

簡直噴淚不能...

日間習作:

Mr.Underwater


BGM:Miss·Underwater——Maximilian Hecker


.0.

第十一任Doctor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梦。

只是尽管如此,他还是下意识地拉了拉自己的领结,而坐在他边上的金发女郎只是皱着脸,有些揶揄地挂着一个笑容,就像是个坏心眼的小女孩。

他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然后小心翼翼地问,“R…Rose?”

金发女郎立刻露出一个笑容,眼睛几乎有点闪闪发光。

 

.1.

“所以说……你回来了?”第十一任Doctor这么问,事实上他觉得这实在是太离奇了,如果他是Rose·Tyler,那么毫无疑问她想找的绝不是他(虽然他总觉得这么想有点挫败?),又或者这个金发女郎压根就没分清楚他们之间的差别?不不不,这也不可能啊,他有点焦躁,又飞快地瞥了一眼她身上褴褛的服饰,接着在眼神和对方撞个正着的时候尴尬地笑笑,“衣、衣服不错?或许你可以考虑考虑红色的土耳其……毡……帽……”

她还没把话听完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这令年轻的Doctor感到尴尬异常。

事实上他只在记忆里看见过这个姑娘,看见过她看着上一任Doctor时候的眼神以及那种灿烂的笑容,现在真的将这些摆到他的眼前来,他还真的有点措手不及。

“不。”她勉强地止住了笑声,可喉咙里还卡着一个带笑的尾音,“帽子就免了,我想那是你的最爱。”

Doctor耸了耸肩,故作轻松地笑了一秒,“那么你……”

“Badwolf girl,还记得我吗?我们白天才见过。”她笑嘻嘻地举起手对着Doctor小幅度地挥了挥手,然后看着他的表情又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你可真是害羞。”

“可、可是……”

“嘿,别这样小伙子,动一动你的脑筋啊。”她带着笑容接过了话茬,歪着头漫不经心地皱了皱脸,“大概算是残余副本?又或者叫残余能量?或者说……”

“或者说就是一个副本,如果说……哦不不不……你……”Doctor突然露出了不安的表情,他皱着眉头看着这个熟悉而陌生的金发女郎,而对方只是露出了一个宽容的笑脸,她很快就从这位Doctor的脸上收回了视线,她抿着嘴唇凝视着Tardis的大门,没有够着地面的脚漫无目的地轻轻来回摇摆,而她金色的头发也随着她的动作轻轻地在她的肩头来回发颤。

“好吧,我想我们该换个问题。”Doctor苦闷地叹了口气,然后扭过头看了一眼她的侧脸,“所以你今天一直在看着我们?”

“一直(Always)。”她甚至扁了扁嘴,仿佛在思考一会儿会不会下雨。

“那、那么……”Doctor忍不住问,“我想你该和他见一面?你知道他……额……”

他的声音顿了顿,而金发女郎又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她的眼睛微微弯起来,眉毛也高高地扬了起来,这让年轻的第十一任Doctor突然有些腼腆,于是他屈起手指轻轻挠了挠鼻梁。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看见她缓慢地回过头来,带着坏心的笑容问,“Dr.Skinny?”

“嘿!你怎么知道我想这么说?!”他忍不住激动地做了个拍手的动作,可手掌刚拍到一起,他就感到有些尴尬,他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地搓了搓手掌,然后又若无其事地放下,只是他的眼神里却写满了新鲜的好奇,他看着她的眼睛,而金发女郎也不害羞,只是带着一个笑也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开了口,“因为我就是知道。”

她总是知道,因为她已经遍布了整个宇宙所有的时刻,无论时间如何扭曲,她就是能够知道,因为她是Rose·Tyler所创造出的一头永恒孤独的恶狼,带着一双漂亮的眼睛,徘徊在宇宙的每一个温和的良夜中安宁地守护一束月光。

于是他放低了声音,轻声地说,“对不起……(I am sorry)。”

“难道都没人和你说过,你说对不起的模样有点滑稽?”金发女郎故意高高挑起了眉梢,Doctor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音来。

 

.2.

在这个或许很短暂又或许非常漫长的梦里,第十一任Doctor忍不住对这个金发女郎从头叙述了一遍自己的旅程,从他的Amelia到垃圾一般的苹果(当然他也相当善良委婉地表达了或许这个世界没有酸奶一切都会美好得多的愿想),从那温顺的星鲸又到Clara,他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地抱怨那些要命的哭泣天使(weeping angel)让他吃了多大的苦头(当然,顺便也提了一提Dr.Skinny和他的Martha,但是这可是他的无心之失)。

总之他就这样毫无保留地对着这个金发女人诉说着那些她早就看见过的冒险,然而这又怎么样呢?她并没有阻止他,就如同他也不想去承认关于她的永恒一样。

任何人都应该有一个尽头,就像是一场冒险,因为只有当终点到来时我们才会感到这一生我们曾是过得如何辉煌灿烂以及生命是如何可贵,可她却被从这张没有尽头的清单上除了名,她成了一个瞬间、也变成了一种永恒,就像是一道伤疤。

想到这里他的喉咙突然卡住了,接着Rose(抱歉,事实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更愿意这么称呼她,或许是上一任Doctor最后的记忆还在不安份地作祟?)扭过头看了看他的眼睛。

——这双眼睛,漂亮的眼睛,带着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温和与天真,就像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女——坏脾气、倔强又充满了悲哀,她就这样看着他,他忍不住想要再说一声抱歉,而她则是摇了摇头制止了他的这个想法。

因为这个黄金女郎什么都知道,她总是知道,因为她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即使跨越了整个宇宙,她依旧是某个十九岁的少女所留下的最滚烫的一颗心脏。

他摇了摇头,苦笑着想,是谁说一个十九岁的小女孩的爱和永恒无关?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你应该去见见他,就当是为你好。”

“不。”她轻声回答,就像是再说一句情话,“他快死了,你感觉到了吗?”

“……”他没有答话。

“他总是获得很多,又失去很多,他尝试过孤独的跋涉,也曾经妄图改变时间。”她漫不经心地说,“他爱过一些人、也恨过一些人,就像是任何不懂事的小男生一样。”

她轻轻笑了笑,“他也不想离开,不是吗?”

“对。”第十一任Doctor苦笑着说,“他总是不想离开,无论何其痛苦。”

“他总是希望能够有一段没有缺憾的旅程,然而这实在是太难了。”她摇了摇头,“所以我不能去见他,连一秒都不能,除非真的已经到了时间。”

“为什么?”话音刚落,这位Doctor就感到了后悔。

“好吧,你们都总喜欢明知故问吗?”她翻了个白眼,这个人性化的动作突然让她变得有点滑稽,他抱歉地挑了挑眉毛,而金发女郎继续说道,“他正在努力压抑着重生,任何时间能量的溢出都会将终点的时间提前……好吧我知道尽管这对你而言并不公平,但……总之……我不能去见他,任何接触都会加速他的重生。”她轻轻勾了勾嘴角,“不过所有生命总有一个尽头。”

他看见她突然抬起头对他眨了眨眼睛,然后又笑嘻嘻地问,“他从来都是个自私的笨蛋,不是吗?”

年轻的Doctor无言地张了张嘴,然后挠了挠后脑勺,也不知道该不该笑,“我好像又被你问倒了?”

“哇哦,Badwolf的连胜!”金发女郎高兴地欢呼了起来,Doctor忍不住跟着笑出了声音来,然后像是抱怨似的说,“你总是更偏心第九任和第十任。”

“任何人都会更偏心他的爱人。”她回答得几乎理直气壮,第十一任Doctor哭笑不得,低下头轻轻摸了摸自己的鼻尖,“那你现在算不算有点偏心我了?”

“你这个臭小鬼。”她哭笑不得地拍了拍他的额头,而Doctor像是一个孩子似的畅快地笑了起来,他轻轻把头靠在金发女郎的肩膀上,轻声地问她,“那么爱让你有什么感觉?”

“就像是一个人类(Almost human)。活着的人类。”她露出了一个奇妙得微笑,而第十一任博士无声地凝视着她的眼睛,正如同她看着他一样,接着他下意识地重复道,“就像是一个人类?”

“嘿,你可以不要一边说话一边拍手吗?!”她故意皱着脸打破了这种微妙的氛围,模样就和今日才告别的那位Dr.Warrior几乎别无二致,他又笑了起来,“应该是这样,咳咳。”他皱起眉头有样学样地皱起了脸,用奇怪地语调重复道,“你可以不要一边说话一边拍手吗?!”

说着,他又无意识地拍了拍手,两个人忍不住一起笑得前仰后合。

而过了一会儿,他忍不住苦笑着对她眨了眨眼睛,就像是个孩子一样无奈地说,“我们似乎总是不得不错过一些东西——我老是迟到,而你却总是早到。”

她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Because Doctor lies , and Badwolf watches .”①

“甚至跨越过一个宇宙?”

“我突然觉得自己听起来很酷?”

“简直酷毙了!”

 

.1.

他们最后谈到了第九任Doctor,那是她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的事情。

她说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因为一个十九岁少女的爱而散落在宇宙的各个角落,她并没有说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只是他总觉得她的眼睛像是要哭了一样。

她说着关于第九任Doctor在要求他的Rose道歉后突然露出微笑的瞬间,那是她最愿意停留的一秒,她总是会在漫长而毫无目的的徘徊后回到那一刻——尽管她只能那样静静地坐在角落里看着他们。

她说她那时候她仿佛是看着自己悉心种下的种子慢慢发芽一样,几乎觉得整个心脏都是滚烫的。

说完,她忍不住回过头看了一眼沉默的第十一任Doctor,“你有没有想过去看看你的小Amelia?”

“作弊。”他为难地耸了耸肩,可脸上却挂着一个腼腆的笑。

而金发女郎只是摇摇头,她笑着说,“男孩和女孩们在绝妙的安排下巧遇,然而一旦错失可能就是永恒。”②

“永恒……”他默念道。

“好了,我该走啦!”她突然打了个响指,第十一任Doctor吓了一跳,可Tardis却并没有打开门,金发女郎显然有点泄气,她甚至扁了扁嘴,只是虽然她嘴上挂着一句抱怨,人却已经一下子跳了起来,她轻轻地落在了地上,就像是一场梦的本身——无声无息、如同幻影。

这时候第十一任Doctor突然想起了这个宇宙中最后一条孤独的鲸鱼,它摇曳着经过宇宙的黑色而干涸的海洋,寂静地看过那么多、那么多灿烂的星辰的爆炸又或者是新生,或许有没有那么一瞬间,它也会在一场超新星的爆炸中突然做一个关于青白色的、死亡的梦呢?

“你要去哪儿?!”眼看着她已经走到了门口,Doctor这才忍不住大声问道,女人转过头来笑盈盈地看着他,她挥了挥手,然后带着一个漫不经心的微笑说道,“任何地方。(everywhere)”

“那我们还会再见吗?”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期待着一个亲昵的阿姨带来圣诞礼物的不知好歹的孩童,然而那个金发女人却灿烂地笑了起来,“你还是别遇见我得好,Badwolf——Doomsday!”③

“好吧,但你确定不来和我告个别吗?”Doctor抓了抓后脑勺,“我是说……”

“告别就免了吧……哦,我讨厌告别……”她为难地看了看自己的脚尖,然后笑嘻嘻地说,“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一点忠告,我总是没有机会对他这么说——”

“The Doctor,爱总是带来伤害和失去,但不要去害怕,尽管再去爱上一个人,去爱上一颗星星,爱上一个宇宙。”

她笑了起来,然后用手摸了摸鼻梁,他想她或许真的要哭了,嘴唇抿起来又张开,他看见她的眉头有点发抖,没有半点威风,她仿佛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小女孩,在离别的痛苦前瑟瑟发抖,可尽管如此,她的眼睛最后还是定格在了一个温情的笑容中,“What a brave new world !Dr.Chinny ,are you ready?!”

这时候,她的手已经抵住了Tardis的门,于是哪怕他想要反驳这个糟糕的称呼,金色的光流也从被她推开的门里吹散了他的抱怨,那道光、如同咆哮的风潮一般的光,它用一种接近于死亡的速度涌进了他的眼睛里,他下意识地抬起手臂,可大脑里却有那么一小块记忆的碎片逆着这放肆的狂潮大喊着Rose·Tyler这个名字。

他知道那一定是他——第十任,那个坏脾气的Dr.Skinny。

于是他多想叫住她啊,只是这太困难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片光流变成一个巨大的画框,当中映出一副再普通不过的雪夜——一个瘦削的男人把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站在街角,雪片黏在他糟糕的头发上。

他微笑着,看着那个还未与他相逢就已经永远不可能和他厮守的爱人,看着她远远地走来,接着他们在不知道是谁的精心安排之下打了个照面。

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孩童的笑脸,而他一无所知的金发少女也是,于是他就那样看着她,欢喜时就如同一杯盛夏冰镇的美酒,悲哀时就仿佛是春日融化的冰凌。接着他们又相互祝福接着再彼此告别,金发少女轻快地向着家里去,瘦削的男人却因为痛苦而蹒跚跌倒。

于是站在Tardis门边的金发女郎就这样逆着光走了出去,她安静地走到他的身边,看着他无助的面孔,轻轻地蹲下身来寂静地看着他笔挺的鼻梁。

事实上他能听到一首歌,一首回荡在宇宙中的无声的歌,可是尽管如此,他却依然看不见他身边那个金色蜷曲头发的孤独的守望者——哪怕是离别的时刻已经真正到来。

第十一任Doctor突然感到很不真实,不仅仅是因为她终于去到了他的身边,跨越了一个宇宙,去代替一个未能同他说上一声再见的小姑娘亲吻他颤抖的睫毛,这也是源自于一种强烈的悲哀——一种记忆缺失的悲哀——她曾经多少次心碎地看着他?又或者是看着其他历任的Doctor?她曾多少次偷偷踮起脚尖拍拍他的额头,有曾经多少次蹲在昏厥的他的身边祈祷他能快点醒来?

这些他、他们、所有的他们又怎么可能知晓?

正如同此时此刻,那位Doctor,风雪中的第十任,痛苦地挣扎着的男人,他看不到她轻轻抚摸着他额头的虚幻的手,也看不到她几乎心碎的眼睛,他们全都看不到,除了他,此时此刻的他,年轻的、热爱领结以及毡帽的任意妄为的第十一任Doctor。

但是他是知道的,这些都没关系——她总是更偏心他,所以她并不在意。

于是就像是要证实他这个想法似的,那个金发女郎突然抬起头对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她的眼睛里装满了眼泪,嘴唇却勾起了一个神秘的微笑。

——她那么爱他,以至于她自被创造以来就如同一个人类,滚烫的心脏、滚烫的眼泪。

他尝试着微笑着对她挥了挥手,只是他突然又想到这个金发女郎对他说的话——

曾有人跨越过整个宇宙送给她一个短暂的奇迹,所以她就只好借由时间送给他一个只有时间那么长的永恒——永远不可见的永恒。

因为Badwolf总是到的太早。

 

.0.

依旧还算是年轻的第十一任Doctor看见Tardis的门正在缓慢地关上,那金色的光正在慢慢地收束起来,他知道这只是一个梦,但是任何人都会做梦——好的梦、坏的梦、梦见过去、梦见未来,我们从梦中看到现实,又在现实中验证那一个个模糊又光怪陆离的梦。

或许也真是因为如此,唯有梦和时间能够跨越过宇宙,就如同爱又或者死亡。

他无言地站在原地,他还记得这场的梦境的最后,金发女郎跟着她所深爱的人走进了另一个Tardis的大门,她就像是一个正准备跨过金色大门的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得轻轻捏着她的爱人的小手指,一起那样走进去。

只是这时候,她突然远远地回过头,冲他露出了一个孩子气的微笑,她隔着风和雪,带着绝望和祝福以及一切的希望对他说——

“Now , Allons-y!!!”

 

END

 

①Because Doctor lies , and Badwolf watches .

梗:Doctor’s rule : Doctor lies

然后Badwolf watches取的是watch的一词多意,所以就没用中文写ry,大概是观察/注意/小心/守护等等

②男孩和女孩们在绝妙的安排下巧遇——其实这个是打雷姐的一首歌里的歌词(Lucky Ones——Boy and girl meet by the great design)我超喜欢这首歌一度还想用这个开个脑洞……但是太虐惹(哭晕

③Badwolf——Doomsday:在DW前四季里经常有提到Badwolf是宇宙真理(by Daleks),也意味着世界末日(by Doctor)之类的


P.S.

大概我觉得Badwolf感觉像是Rose在第一季最后创造出来的一个永恒意识,有一种她也是9/10和Rose之间的情感的化身的感觉……

虽然在第四季之后基本上就没出现过,但我觉得11和badwolf girl之间相处更像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长辈(姐姐或者阿姨之类的感觉?),尝试着用了Badwolf和11视角写了10Rose,大家一起感受一下昨天一口气补完时间之终和五十周年,妈惹[手动拜拜],感觉Badwolf坑要是官方真的弃坑了……我…………我就写写写写写!!!!(ry

 
评论(3)
热度(50)
  1. 趕著去死死的卻也從來不是他們隊(敢死隊)日間習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無論看到哪季依舊是DOCTOR/ROSE
    簡直噴淚不能...
  2. 未名日間習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dreamt